20151011_561a3144eb060

丘吉尔的雪茄风范

    有一种时尚叫做“与毕加索喝咖啡”,“与凡?高共品葡萄酒”、“与雷诺阿共进下午茶”……那么,我们应该与谁抽雪茄呢?如果你有足够的气魄,那就应该是“与丘吉尔首相抽雪茄”了。
丘吉尔的雪茄风范
    丘吉尔首相有一个经典手势――“V”。“V”是英文“Victory”的第一个字母,表示“胜利”。比如他在当选首相的时候,在发表演说的时候,在盟军登陆诺曼底的时候,在法西斯土崩瓦解的时候,他总是喜欢伸出食指和中指,做出一个豪迈的“V”形手势。而正是在他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如果在不打“V”形手势的时候,常常是夹着一支雪茄的。在两次世界大战的炮火硝烟里,当他摊开世界地图,在改变历史的某一个历史性时刻,他的手指间一定燃烧着一支气宇轩昂的哈瓦那雪茄。
    1940年夏天,丘吉尔在北非前线与他的爱将蒙哥马利到一家餐馆就餐时,他问蒙哥马利喝什么酒,蒙哥马利将军回答说:“水。我不喝酒,不抽烟,睡眠充足,这就是我保持百分之百的状态且捷报频传的原因。”丘吉尔立即回敬道:“我嗜酒如命,很少睡觉,一根接一根地抽雪茄,这就是我保持200%的状态且指挥你获胜的原因。”
    在我们看到的丘吉尔首相的照片上,他不是手指夹着一支雪茄,便是嘴巴叼着一支雪茄。有一张照片倒是例外:就是那张在二战期间威慑法西斯的经典之作――《愤怒的丘吉尔》。那是在1941年12月30日,“珍珠港事件”发生不久后,丘吉尔首相与罗斯福总统应加拿大总理麦肯齐?金的邀请,到加拿大众议院发表演说。当丘吉尔首相演说完毕,正在议长办公厅享受一支上好的哈瓦那雪茄烟的时候,年轻的加拿大摄影师卡什向丘吉尔首相提出为他拍照的要求。丘吉尔首相答应了,但是他仍然悠然自得地叼着那支雪茄。卡什当时的想法是:这么优雅的丘吉尔,怎么能符合“战时首相”的称呼呢?于是他勇敢地走上前去,说了一声:“对不起,阁下!”冷不防地把那支雪茄从他嘴边拔了下来,丘吉尔被这突如其来的冒犯激怒了,一下子瞪大了双眼,左手叉在腰间……就在这一刹那,卡什按下了快门,举世闻名的《愤怒的丘吉尔》由此而诞生,世界各大报刊争相发表,并先后被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等七个国家印制成邮票广泛发行。
    丘吉尔首相抽雪茄有他自己喜欢的方式,前联邦德国总理阿登纳回忆说:丘吉尔总是喜欢把雪茄头轻轻地放在威士忌酒里蘸一下,然后再拿出来点燃,深深地吸一口,流露出满意的微笑。
    丘吉尔首相一生酷爱味道浓烈、品质遒劲的哈瓦那雪茄,他每天至少要抽10支以上。为了表达对这位忠实的雪茄爱好者的敬意,哈瓦那雪茄现在有一种著名的品牌就叫“丘吉尔”(Churchill),据说这是当年专门为丘吉尔首相设计的一种大号雪茄,其身长17厘米、围长1.8厘米的型号,至今一直固定下来。古巴的“丘吉尔牌”雪茄,就像英国的“丘吉尔型”步兵坦克、美军的“丘吉尔号”宙斯盾驱逐舰一样,都是对永垂不朽的丘吉尔首相的一种崇高的纪念。
 丘吉尔是从21岁开始学会抽雪茄的,那时还是在1895年,雪茄的故乡古巴爆发了独立战争,时任英国第四骠骑兵团中尉的丘吉尔利用假期,随西班牙殖民军的一支分队进入古巴游击战区,为伦敦《每日纪事报》做战地记者。在古巴热带丛林的一年多期间,丘吉尔与哈瓦那雪茄结下了不解之缘。
 丘吉尔对雪茄的痴迷达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二次大战期间,为了能在15000英尺的高空也能享用雪茄,他特制了一种飞行氧气面罩,这种面罩上开了一个洞,让他在乘坐飞机时仍可大抽雪茄。在二战期间,古巴每年为他保存大约5000根雪茄,并派专人秘密运往英国,同时避免用战舰运输,唯恐会被德军炸毁而中断他的雪茄享受。1941年,德军大举轰炸伦敦,炸毁了当时的烟草店,当警报解除后,店主于凌晨2时第一时间通知丘吉尔:“首相先生,您的雪茄丝毫无损。”
 1955年4月5日,81岁的丘吉尔首相向白金汉宫递交了辞呈。当天下午4时30分,当他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地走出唐宁街10号时,他的嘴里还是牢牢地咬着一支大号哈瓦那雪茄。当时的《泰晤士报》作了如下报道:“他吸着雪茄,用他有名的‘V’字手势,向聚集在唐宁街上的人们打招呼。温斯顿?丘吉尔先生在祝福的欢呼声和叫喊声中,乘车慢慢地离去。”
 1965年,丘吉尔以91岁的高龄逝世。他是坐在安乐椅上逝世的。他的侍从发现他逝世时,手中还夹着一支雪茄,雪茄相伴他走完了漫长的人生之路。在他长达90年的生命里,估计他每天最少抽上10支雪茄,终其一生大约抽了25万支雪茄,总长度为46公里,总重量达3000公斤。
 在丘吉尔首相伟大的一生里,他创造了“无条件投降”、“高峰会议”、“联合国”、“铁幕”、“冷战”等推动世界和平的政治名词,也创造了鼓舞人心的“V”形手势,还创造了“丘吉尔牌”雪茄这样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商品品牌。如果说他的“V”形手势鼓舞了反法西斯前线将士以及盟国人民胜利的信心,那么,壮怀激烈的哈瓦那雪茄也许曾给他自己带来过澎湃的激情和无穷的力量。正如他的夫人克莱门蒂娜于1953年12月10日代丘吉尔先生领取诺贝尔文学奖时所说:“在黑暗的年代里,他的言语以及与之相应的行动,唤起了世界各地千百万人们心中的信念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