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0_56190bc08a46b

你可知道,我很想你

    他是我初二的时候认识的朋友,那时候他读初三,我当时跟一个假小子一样,每天去篮球场学习打篮球,他是校队的,然后我们就自然而然的认识了,他偶尔会教我带带球,教我投篮,每天晚饭后的那四十分钟,我基本都和闺蜜还有他在篮球场泡着。他对我很好,经常给我买些小零食,我爱吃甜食,他便经常跳墙出去给我买蛋糕,病了会给我买药,冷了会给我送衣服,下雨了会来送伞,无微不至,那时候大家都以为我跟他是情侣,其实我把他当哥哥,也傻乎乎的认为他把我当妹妹。一年就这么过去了,他中考了,然后去了我们县城最好的高中。他经常会回来看我,给我买一大堆吃的喝的用的,我理所当然的享用,他是我哥嘛,何况我也对他好呀,心里坦荡荡就不怕别人瞎想。又一年过去了,我也考上了一高中,开学的那天,他帮我抬行李,帮我铺床褥,宿舍的新朋友还以为他是我亲哥。时间慢悠悠的过,上了高中我有了新朋友,就不能经常去球场找他玩,也可能是长大了,知道了男女有别,知道了别人会多想。他还是会经常来找我,我就会非常高兴,在走廊里蹦蹦跳跳手舞足蹈的跟他闹着玩,他就笑着看着我,我总觉得,时光真好,有这么一个大哥真好,我打架了他帮我报仇,我闯祸了他来收拾烂摊子,我饿了打个电话就能给我送饭。。可是我没想到,我高二他高三的时候,他跟我表白了,他说,他从初中的时候,就喜欢我,但是觉得我是个小丫头,怕吓到我,就一直等了这么久,他问我愿不愿意做他女朋友,愿不愿意跟他考同一个大学,愿不愿意他等我。。。他说了好多好多,我当时被惊愣了,只觉得他的嘴一张一合,却不知他在说什么,最后落荒而逃,我后来想,我对他是真的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的。从那之后,他就不经常来找我了,偶尔看见我,也只是远远的望着我,不敢过来,只有半夜的时候会接到他的电话,他喝了酒,口齿不清的喊,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总是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
你可知道,我很想你
    后来,他知道我躲着他,也知道了我的心意,就给我写信,告诉我,他不强迫我,他希望还能继续做我的朋友,我不想失去他,不想因为这些改变了友情,其实后来想想,我是极其自私的,我明知道他怎么想,明知道他不会断了念想,还是选择继续让他做我朋友,只因为我舍不得他对我的好,舍不得那个包容我爱护我的大哥哥,呵呵。高三的一年里,他的学习也比较忙了,但是还是会抽出时间偶尔给我写封信,给我买一些吃的送过来,我以为一切都会平静了,结果他高考前一个月却喝醉了酒,站在我们宿舍楼下喊我的名字,说他爱我,我当时慌张极了,这是会被扣学分的呀,我就一直躲在窗户后面,整个宿舍楼的女生都打开窗子向楼下看,但是我却固执的没有出门,直到他被政教处带走,我才敢出去看一眼。之后的一个月,他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我想,我不能再跟他纠缠不清了,断的彻底吧,于是当他最好的朋友求我去医院看他的时候,我也没有去,王森说,他喝酒胃出血住院呢,你能不能去看他一眼,我求你了。那样一张祈求的脸,我却拒绝了,看着王森失望的离去,我问问我自己,我狠么?可是我真的很想去看他,只是我不能,我不能再给他希望了,我不喜欢他。
    他高考了,报了大连的学校,因为我曾说很想去大连上大学。临走的那天,他来学校找我,远远的望着我,张张嘴,却没说什么,只是忽然走过来,抱抱我,然后,我感觉到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脖子流下来,他哭了,我跟他说,保重,然后我转身,回班级,看着他在操场上站了许久,最后只留下一道落寞的背影。我想,我大概失去他了。
    他到了大学,偶尔会给我打电话,半夜的时候,他不说话,听我迷迷糊糊的接电话,然后挂电话,却乐此不疲。也偶尔会收到他从大连寄来的礼物,手工饰品,一件T恤,一些特产之类的。再一次见到他是我的生日,国庆节前夕,正逢周末,我跟我的朋友在饭店吃饭,侃大山,他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我报了地址,他说马上到,然后过了一会给我发了短信,说他在楼下,我说你等会,楼上我是主角,我不能扔下大家,他说好,然后就蹲在楼下抽烟,一根接着一根,过了半个小时,我终于被大家放出来了,我走到楼下,见到他,他变了好多,但是没变的是嘴角的那抹笑容,他掐了烟头站起来,揉了揉我头发,低声呢喃,怎么又瘦了呢。。他转身从皮箱里拿出来一束花,和一个袋子,然后递给我,对我说生日快乐,我忽然觉得我们之间的隔膜好像不存在了,我又像之前一样跟他玩闹,但是我不能在楼下呆很久,我说我要上楼去,他虽然很不舍,还是没说什么,我说你过两天去学校找我玩吧,他应,好。然后我抱着东西就走了,上楼从窗子看,他还在原地,又接着一根一根的抽烟,我给他发信息,我说走吧, 过两天去看我,在这吹什么冷风啊。他收了手机,走了。
    只是我没想到,这是最后一面。一天我正在上课,忽然有朋友给我打电话,说,XXX出车祸了,你知道么,我当时就傻了,我说你再说一遍,朋友说,凶多吉少估计够呛了,你赶紧去看看他吧。我慌慌张张的请了假,然后去医院,刚走进急诊区就听见一阵哭喊,我拖着已经不听使唤的身体走进去,向床上望去,那是他么,支离破碎满身管子的人,是他么,忽然一个女人拉住我,说,你是XX么?我知道你,我知道你啊,我们家小亮老么跟我提起你啊,我们家都是你的照片。。。我傻愣愣的,看着床上的人,忽然就嚎啕大哭,他是XXX,是我哥,他妈就抱着我一起哭,说他脑死亡了,身体也不行了,医生不给抢救了。哭到最后我忘了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走在大街上,我还是不肯相信,他就会这么离开这个世界,离开我了。我想,我需要一个人说说话,听我哭泣,我给他最好的哥们王森打电话,彼时王森还在吉林上大学,我说,XXX走了,王森还跟我开玩笑,怎么,你终于发现我亮哥的好了,那就赶紧应了呗。然后我对他哭喊,我说XXX死了,他死了!!!!那边一直沉默,我一直哭,过了许久那边颤抖的声音传过来,问,你再说一遍在,再说一遍!我说他走了,车祸,救不了了,那边忽然传来了嚎啕大哭的声音,王森,他说,我要回去看他我要回去看他,我要回去。。。浑浑噩噩的被同学带回学校,最后疲惫不堪的睡去。
你可知道,我很想你
    现在我经常回想起,他当初对我的笑容,对我的疼爱,他最后一次见我的样子,我是真的把他当哥哥。我后悔,但是不是后悔当初没答应跟他在一起,而是后悔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没多跟他呆一会,没对他好一点,还撵他走。可是后悔有什么用呢,我多希望能见他小心翼翼的喊我的名字,多么希望能见到活蹦乱跳的站在我面前,多么希望大家告诉我只是一个梦,但是现实告诉我,他真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