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_561a1bc4835fa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为诸位带来的是由云南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玉溪卷烟厂出品的阿诗玛和红梅香烟。此两盒香烟,均是早期的版本,按它们当时的零售价格来说,阿诗玛是7或7.5元,红梅是4元。至于我购买它们的价格,绝对要远远高于当年的零售价格。具体高出多少,对本文来说,显得无足轻重。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文中这款版本及以前的阿诗玛,作者以前所抽的少之又少,完全记不清何时所抽。而在2004年左右,抽过2条授权版本的软硬阿诗玛。无论是烟盒的包装,还是烟支的款式,均与文中这款相似,只是出品方的不同。当然,完全不同的,就是口感及味道了。授权版的基本上如同嚼材,毫无云南烟草的味道。红梅,文中这款以前抽过较多,因为当时的价格不贵。小字版本的,抽的次数较少。至于大字版本的,倒是抽过几盒,基本上是以悲愤和哀叹的心情抽的,质量下降的实在是让人惨不忍睹。
    两款香烟的包装,不须过多的文字描述,因为它们的经典。出品方的名字,二者是一模一样,足见它们问世的时间,属于同一时代。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从两款香烟的理化指标分布和数值来看,它们的生产时间约在2004年7月1日后――2005年左右。
    当时的红塔标志为风帆。二者的烟盒左侧还印有数字与字母的组合编码,具体含义应该是生产日期等相关信息。
    二者烟盒顶端布局和设计完全相同。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相比于老软白红塔山来说,这两款的存世时间要比软白老塔晚5年左右。中午开盒之时细闻,并无过重的酸干气息,基本上是烟草的原始味道,只是不像大字版本香烟那样浓烈。
    红梅的烟支造型,尤其是过滤嘴,与现在大字版本的软黄红梅相同。阿诗玛的烟支,跟之前我所吸过的授权版本的相同。两款的烟支设计,与上篇红塔山不同,品牌中文和拼音字样,不是印制在卷纸上,而是水松纸。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未撕去玻璃纸之前,烟盒底端均有散落的烟丝残渣。而开盒后,取出烟支观看,保存如同红塔山一样,非常完美。卷纸虽然不再洁白如新,却也未现油斑霉点。往复嗅闻烟纸,依然浓郁的烟草原始味道,酸干气息很淡很淡。手捏烟纸,柔软有佳,弹性十足。看来,过会儿品抽时,不需要回潮处理。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阿诗玛的味道,就这次品抽来说,属于初尝。毕竟,很早以前,我抽过它的次数实在有限,以至于根本不能完全回想起它的味道及口感。点燃后闻着那飘散起的烟雾中的味道,心里很是高兴。这是一种非常熟悉又非常亲切的味道,对,就是优质云南烟草的味道。虽然吐出烟雾后,弥漫在口鼻间的焦糊香味不浓,但也足以勾起大快朵颐吸食的强烈欲望。与软白老款红塔山一样,这款阿诗玛也非常地耐烧。排除因为老烟放置时间较长的因素,优质的烟丝和精细的做工是必须要赞颂的。烟雾入口出口过鼻时,烟气都不很浓烈,刺激程度非常低。也许,当年来抽这款香烟时,会觉得非常地有劲,非常地冲。毕竟历经多年,其内在品性已然大有改变。劲猛到柔和,改变的是脾气,不变的是一如既往的醇厚口感。入肺出肺大循环时,基本与老款软白红塔山相似,已没有铿锵有力,百转千回的高吭,只是略显清柔般的回味。好在因为烟支保存完好,霉干气息未有显现,满足感还是可以的。唯一缺失的是,早已流逝殆尽的烟草醇香气息。这个缺憾也是存世多年老烟的通病,无法改变。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抽完两根阿诗玛,我想起了几年前所抽过的授权版本的软硬阿诗玛。那两款前两口还算可以抽,但一点也没有云南烟草的优质味道和口感。再往下抽,感觉不是在抽烟草,而是在抽树叶,味同嚼蜡。那味道与口感,有些像一些品牌的高仿烟。无论多么努力,终究非原汁原味的阿诗玛。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我还能依稀记得1990年我所抽过的红梅味道。非常有劲,非常浓烈。想必那时的焦油含量应该是中,或者没有焦油含量的标注。因为软黄红梅抽的最多的款式,就是文中这款。在1997-2007这十年间,消灭了无数盒。虽然当年它的价格要比软白塔山少3元,但整体质量,并未显现过多差距。点燃一根,闻着烟味,要比阿诗玛的糊香味浓一些。整体烟气也如同阿诗玛一样柔顺平和,远非当年那般劲道有力。它也一样耐烧,烟灰的色泽要比大字版本软红梅灰白,不像后者那样呈严重的黑色。烟雾过鼻喷出时,糊香味道愈发醇厚。大口吞咽入肺。过喉与进肺,烟气甚至远要好于现今一些大字版本的低焦油香烟,顺滑清柔。满足感与阿诗玛一样,都很优质。其实,抽完2根红梅后,要说与阿诗玛味道及口感上的差别有多大,我的回答是90%相似。同样的优质云南烟丝,相同的口感和味道。或许当年来抽,二者的差别很大,完全不同的品性。但在共同经历岁月的侵蚀后,它们已变得如同孪生兄弟。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大字版本的软黄红梅,烟丝燃烧实在过浓。尤其是烟丝与卷纸接合处,每当吸入一口,这部位顿时冒出滚滚黑烟。而味道上,实在平庸得难以提及,完全没有了文中这款15焦红梅的丁点味道。虽然整合与降焦,使不少当年优秀的品牌香烟,质量严重下降,但我觉得,软黄红梅下降得有些过快,面目全非了。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品味阿诗玛与红梅
    各自吸罢3根,心情难以平复。曾经的玉溪烟厂四朵金花,如今不同程度地花谢水流红,风情不在。软白塔和软玉溪的销售量还是很高,但历经成长后,品质也是难以回到从前,一代不如一代。红梅如今只有软硬黄及白梅顺3款,混迹低端香烟行列多年,不思进取。命运最惨的当属阿诗玛,无后含恨而终。曾经的四朵金花纵横驰骋,逐鹿华夏烟草的金戈铁马画面,只能留在历史的记忆长河之中。正所谓神州烟草闹春秋,兴亡顷刻过手,留下的是无限悠远的记忆荒丘。说什么经典驰名,谈什么醇厚优质,最终将新烟替旧烟,一任烟民诉说…..
    曲终,散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