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和南京

    前几天在街头一家烟酒店,入了几包没见过的烟。其中就有今天要分享的两包以地名命名的香烟——哈尔滨(太阳岛)和南京(金砂或一品梅)这两款烟都是10元档,理化指标也差不多,因此有拿来稍作比较的兴致。品牌背景    对于北国的朋友,应该不陌生,现在的太阳岛是哈尔滨市的一个生态旅游景区(国家5A级),四季分明、风景秀丽。

    那么,作为香烟的“太阳岛”又是什么来历?原来,这也是一个老古董的牌子,其旧称“老巴夺”而今叫哈尔滨卷烟厂(现属黑龙江烟草工业有限公司)的一家百年老企业。太阳岛牌香烟是哈尔滨卷烟厂1959年为了向国庆节献礼,试制成功一种高级香烟。这种香烟是该厂职工花费了巨大精力,在库存的全部烟叶中,逐个精心挑选出来的精华烟叶,经过细心配制而成,是这个厂有史以来生产质量最高的一种香烟。采用全新开发理念,注重各种化学成分间的平衡,以精选云南烟叶为主,辅以津巴布韦、福建、贵州等地的优质烟叶组成叶组配方,制得太阳牌香烟。    一品梅方面,论知名度,也不遑多让。还记得那句名扬四海的广告词:一品梅,芳香满人间。可惜自我抽烟时起,这个独立的牌子便不复存在。因而对她的过去我无从了解,没有一个参照,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此烟是1991年淮阴卷烟厂为纪念前共和国总理周恩来而研制。——传闻总理阁下年少时曾在淮安(即淮阴卷烟厂所在地)的某院落里度过,每到岁末年初,院中的腊梅花便撒出浓郁的芳香。也是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里,童年周恩来在母亲的良好启蒙教育下,立下“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宏远。近百年来,这株总理童年时代亲手浇培过的腊梅树依然傲霜斗雪、年年盛开,如同总理的高风亮节,在伟人的桑梓地恒久流芳。    而总理,位至一品;其德,举世一品。故名——“一品梅”。    现在的一品梅整合并入江苏中烟,却不知是哪里产的?说了这么多,已迫不及待想品尝。不过在此之前,我们来欣赏一下它们的外表。外观。    一品梅(以下简称梅)富丽堂皇,太阳岛(以下简称岛)冷冷清清怕撕坏了,那就不撕吧,留作纪念。二者焦油量皆为8毫克,不同的是二氧化碳含量岛为10毫克、梅11毫克。两烟的理化指标所在位置相反,梅左岛右
   
   顶部岛的LOGO不仔细看真像只鸟,梅要“端庄”一些。 其实梅也有钢印,没那么明显,梅5E26bE ? 岛E3A221P。都是767排列。水松纸长度32mm,烟支长度84mm。南京烟纸上的细线呈横状分布,哈烟呈纵向。
  
    跟以前厂版大红包装那款不同的,从横向排列的拼音“TAIYANGDAO”换成竖型排列的英文SUNISLAND ,体现了与时俱进的特点。外观简评    太阳岛的包装说不上精美,但看着顺眼舒服。给我的感觉就如冰城的美誉,浅蓝的天空,冰封雪白的世界,万类霜天竞自由。想到此,炎热的夏天也就不那么难熬了。
 
    而一品梅则像一位古典美人,正面身着华丽的金色长袍,珠光宝气、熠熠生辉,侧面紫色的边衬很好地烘托出典雅的气质。

    正面南京品牌的LOGO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外圆内方的结构暗含中国传统处世哲学。仔细端详,一只威武的雄狮(辟邪?或其他异兽?)昂然立于城楼之上,作狮吼状似可呼风唤雨。不禁让人想起南京作为六朝古都所经历的风风雨雨。周围龙凤环绕,体现了一种皇家威严。而背面则是一品梅本尊,这一刚一柔,一霸气一芬芳结合,不觉违和,想起那句话“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解剖与品尝太阳岛    开苞,轻嗅烟支,烟草的本香里有股淡淡的甜味 。烟丝湿度适中,填充饱满,烟支整个捏上去有弹性,不错。    开了没有马上抽,先摆弄一阵,晾一晾,拍一拍,大概十五分钟后开始抽第一根。
  
    鉴于闻香的好感,一口没吐掉,小口吸入,无阻吸感,顺畅,通透感还行,某种原木的香味中有一丝燃烧不充分的杂味,无妨。二口也是小口吸入,直接小循环,烟气经喉咙时微有刺激感,至鼻腔时也算畅顺。三口后大口吞吐,这时舌尖有了回甘,半含烟气于口中,烟气自然地充盈鼻腔、再引导些许入肺循环,强烈的满足感上来,整个人被成团性良好的烟气包围,一股浓郁而甘甜的气息在这一吞一吐间游走,喉咙有点发烫,赶紧抿一口铁观音。此时烟支已燃烧过半,丫似乎急着打通我的任督二脉,当我注视它时亦赶着燃烧,要将精华释放。接着大小循环交错,厚重的烟气把丹田熏得暖暖的,也没抽几口就到底了。吸至尽头时没有杂味,稍稍归于淡薄,呼出时余味也算干净。
 
    切掉,剩下的作解剖    烟丝细长,色泽较深,质地柔软蓬松,切片一般,肉眼不难看出其中的小梗和较大的薄片烟丝.棉花滤嘴大概25mm,实际可抽长度还是可以的小结    这是一款浓香型的卷烟,它的香味比广喜要自然一些。品吸感受是,劲道足,口感厚爽,回味甘甜,满足感强。不足之处是烧得有点快,但仅是有点而已,中段对鼻腔和肺的刺激感稍强,醇和感欠火候。    总的来说,该烟还是无愧于大众口粮的称号,是一款实惠好抽的香烟。一品梅    细嗅烟支,淡淡的甜香味,若有若无。同样没有马上抽,晾一晾先。编号20565。烟丝填充饱满扎实。滤嘴有一圈降焦孔。
  
    初入口,有股淡淡的芬芳。无明显阻吸感,烟气相对哈烟淡薄了些。二口大口一点,厚度上来了一点,还是有限,呼出鼻腔时有不太协调的刺激感(在普通几元的香烟常见),且香味有些涣散。三口试着大循环,还是差强人意,感觉香气就那么一点,然后被大量空气稀释了,吞入一团带着温度的烟雾,无他。顿时兴趣降低了大半。于是又回到小口吸,不过肺,这时又好了些,就这样胡乱地抽多几口就掐灭。    不甘,喝口茶继续,这回剪掉三分之一(留着拍烟丝)开抽。感觉此烟最好抽的部分在中段至末段那一点点,厚度上来了,香味也算协调了一点,烟气成团性一般。末段明显感觉后程乏力,吸入的空气多于烟气,且夹着滤嘴味,余味不净。这样就完全没了兴趣,果断熄灭。    烟灰洁白,持灰不错,但又如何?对比,左梅右岛
 
    实际上不打孔可能会更好(外行观点)                                                      小结    整合后的老牌终究是式微了,不如同档的红南京。         我大胆地猜测制造这款烟的构思,它的意图和背负的东西是挺“高大全”的——既要有花的芬芳,又要有苏系卷烟的特色。然而种种因素结合得一塌糊涂,高不成低不就。一句话,可惜了这么好的牌子。结语    我一直认为,体现一个品牌实力的不是它的最高端产品有多贵多牛,而是受众最广、好评度最高的那个产品才是实力的代表。希望老烟不死,传承不断,否则只能在记忆里寻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