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_5619e2152b3ab

天鸿双运争娇艳

    吉林中烟帐下的长白山天韵,22元身价。湖北中烟的黄鹤楼鸿运,以20元身价稍逊之。今文中之双烟,皆小字警示句版本。观其色,俱棕,类同。故置烟于案几,抚香烟而追历史,三声长吁,两声短叹。狂敲键盘,游思动绪,草就本文。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韵鸿运双娇艳
    长白山之天韵,采牡丹之国色天香、高贵典雅气质,做主画面。紫红色调之烘托、牡丹花之凹凸精美工艺,配以镭射卡纸靓丽风格,凸现其优雅气势。黄鹤楼之鸿运,一袭如磨砂材质,质感之强,视觉之美,尽在方寸烟盒之间。天韵焦油之含量,是鸿运一半。但内中之劲道,不可唯以焦油含量视之。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盔明甲亮,战裙轻撩:
    标志性的长白山和黄鹤楼香烟之LOGO,跃然屏幕间。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二款香烟身长同为83.5mm,天韵过滤嘴长为35mm,鸿运则为35.1mm。 天韵过滤嘴色调,传承烟盒,整体统一协调。鸿运过滤嘴为双色调,黄鹤楼三字隐藏于过滤嘴下半部的纹饰之间。轻嗅二款香烟的卷纸,天韵为淡淡的烟草本香,远没有了长白山香烟惯有的浓香之气。鸿运的气味,类同于天韵,同为淡雅香之原始香气。  天韵与鸿运的过滤嘴顶端,皆为普通海绵体构造,并无凹槽等降焦设计。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昔时宋金对抗史的硝烟,犹在鼻翼间飘荡。往事若千年,汤公吸烟。奋笔大陆留佳篇。云去雾散搌烟蒂,情思难断!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山外青山青,楼中立黄鹤:
    置天韵过滤嘴于双唇间,轻按打火机,燃之。一缕轻烟,腾空而起,袅袅于眼前。烟雾出口,细品味道。非焦糊之香,亦无长白山香烟传统之开放而热烈的浓香气息。继续吸之,烟雾滑鼻腔而出。轻柔烟气灵韵而婉约,用心抚摸着鼻粘膜,不呛非灼热。烟雾出鼻孔之时,微微清香气息尽显。满吸一口,烟雾过喉而流淌于肺壁之间而游走。平和舒缓之烟雾,有如高山水清泉,滋润着干涸的肺壁。如此细腻而流畅的烟雾,如此优雅而醇厚的味道,带给整个肺里一片哗然。舒适与欢愉齐飞,满足共畅快一色。烟清彻舒爽的烟气从口鼻处呼出之时,鼻翼间感受到的是持久的回香,唇齿间荡漾的是绵长的味道。尾端的烟气未显空洞症状,一如前些口般的正点。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清茶一口过后,复取鸿运叨于双唇间。火苗起,烟雾飘。口腔之中,留下的是干净而纯正的味道,鼻孔处嗅闻到的是丝丝糊香气息。吸入烟雾,滑入鼻腔。因稍显有劲的烟气,致使鼻粘膜微起反应。轻轻的灼热,微微的痒呛。快速吸入一口,烟雾顺势涌入肺里。与初口时的稍显浓烈的烟气不同,此口的烟气绵软而清淡。过喉时,平顺柔和。入肺的烟雾朴实无华,舒缓流淌。口鼻并张,快速喷出烟雾之时,烟草原始清香气乍现。回味口腔里的味道,醇厚感明显,味道干净而有力。继续满吸一大口,烟雾缓慢地滚入肺里。深深吸气若干口,致使烟雾直入肺壁深处。约3秒之后,一举大力呼出烟雾。经此过程后,整条呼吸道酣畅淋漓,大有醍醐灌顶之势。尾端的烟气略显空洞,微呈飘忽之感。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天鸿双运争娇艳
    烟雨飘发间,浓雾弥漫。昔日宋金今朝烟,唇齿浓烟流转,谁言江山?初秋的阳光温暖,疲惫的汤公欲眠。多少英雄古战场,埋没于历史的长河不见。多少福州大地的香烟,交替燃烧,在我的唇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