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_5619fc6bae13f

女人对"烟"的感情

    香烟其实并不香,只是很多人喜欢吸。
    但究竟是我们在吸食香烟还是香烟在吸食我们呢?
    女人和香烟之间总隐藏着某种潜在的关系,并非吸烟的女人越来越多,而是女人与香烟之间夹杂着男人。
    女人说讨厌男人吸烟却对吸烟的男人无法抗拒。
    有时候女人希望男人为自己而戒烟,正如男人也常用戒烟来表达自己对女人的感情。
    其实这一切都与香烟无关。    
    只是大多男人对香烟太过依恋,明知它百害无一益,却也无法割舍,似乎离开它就不能活了。
    而女人则希望自己变成那倾心男人唇间的一支香烟,吸进心肺,寸步不离。
    男人吸烟似乎理所当然,然而看待吸烟的女人许多不同的人持有不同的观点。
 一个吸烟的女人通常会让男人想到:颓废,寂寞,风尘,玩世不恭……
 倘若一个浓妆艳抹的吸烟的女人很容易让男人想入非非。 
    男人往往用烟酒显示自己的气度,而女人更多的是在烟酒背后掩藏伤痛。
    撕开锡铂纸,烟盒内二十根烟整齐的排列。撕开自己,心情却无法排列整齐。
    在那一吸一吐中回忆曾经的过去,整理着那千头万绪的过眼云烟般不为人所知的情感,将那一切的过往沉埋在心底,然后欣赏着烦恼随淡蓝的烟雾飘散,心底的热情如烟丝般一点一点地被火星吞噬,一种苍凉的感觉悠然而升,却使人平静。用苍白而细长的拇指和无名指夹着烟蒂,弹出,微黄的火光划过黑夜,演绎出一条回旋着的曲线……
    一提及女人抽烟,在我的脑海里,莫明其妙地立刻呈现三四十年代老上海,那些身着旗袍,左手插腰,右手夹烟,杏口吞雾的美丽寂寞的女子,如《花样年花》张曼玉那般婀娜多姿,缓缓走来……  
    记得曾经在哪看到过一个旧上海的日历牌,标着哈德门香烟的广告,画面上:两个姊妹花一式的旗袍、云发缠绕,表情亲昵,指间夹着一支香烟,好象说着什么闺房密语。空白处广告语:“品来品去,还是他好”,耐人寻味,暗自琢磨起广告语之外的延伸含义,品来品去的,何止是香烟呢?女人口中最多的还是男人。就像张爱玲所说的:“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总之女人一生会有大半与一个或者数个男人联系起来。
    假如用一支好烟比喻一个好男人,虽弹指间灰飞烟灭,却是值得回味的。清雅绵长,余音不绝。一场完美的爱情,虽燃尽而不悔,值得女人自身坚守,蕴藉情感,不离不弃。
    社会上流传一句:“一般的女人不吸烟,女人不吸一般的烟,吸烟的女人不一般”,本人虽不染指香烟,但偶尔却会留意抽烟的女人以及她们喜好的香烟品牌。 
女人对"烟"的感情
    比如,每每看到女人抽着520,会有一种心疼的感觉,好象她不是在简单地抽着一支烟,而是在燃着一颗受伤的心。或者是黑色细长的摩尔,分明就象一支细长的朱古力棒,想象吸进肺里的定然也是苦涩的咖啡味道…… 
    特别喜欢茶花烟的包装,看那纤细的手慢慢撕离盒外的玻璃纸,用打火机从侧面燎烤红色花瓣以下的部分,稍过一会,就会在花瓣与延伸上来的字母笔画之间出现一张脸――寥寥数笔,勾勒出一张素净而娇俏的女人侧面,瓜子脸,柳眉杏眼,樱桃小嘴;红色花瓣此时已俨然变成刘海,而水滴耳环下那一抹金色的字母笔画,犹如从纤颈之后顺到胸前的发梢,平添了几分婉转。整个画面极其简练,但韵味十足久看不厌。素白的烟盒上一朵火红的茶花,旁边写着“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的字样,使心中不由沉沉,好象被久远的温暖击中,不禁让我会有无语的触动。烟是洁白洁白的,长长的…… 
 从某种意义上讲,那些“不一般”的女人迷恋吸烟,与其说是一种时尚,倒不如说是出于某种心境。香烟之于女人是与寂寞对话,或是与寂寞相恋。很多女人吸烟是为了燃尽一段回忆,或者驱散一团阴影,抑或寻求一种心境。这样一来,什么爱恨情仇,什么刻骨铭心,都在灰飞烟灭里一笔勾销,其中的玄妙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又岂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呢?诚然,烟可以使人平静,如同音乐、啤酒、流泪和倾诉一样,如电影片中女人公的对白:“与人相比,我更喜欢烟,因为它摸得着,闻得到,在我寂寞的时候,它还会跳舞给我看。”  
 女人吸烟,如果带点艺术情调和雅致韵味,而且适可而止,我认为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最好别在公众场合,而是选择私人空间,隐蔽一点,低调一点,别狂放张扬,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一般的女人特别是正处于学知识、长身体的女孩子也公然吸起烟来了,这就显得有点不正常了。其实没必要靠吸烟来扮酷,再说女人吸烟扮酷是需要“底气”的,这“底气”来源于经济实力、成熟的年龄、洒脱的气质、一定的涵养和知名度等等,否则就有些“东施效颦”的味道,不仅没有美感,反而令人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