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_5619fcc3791d1

家,有香烟的味道

    有人说,嗅觉是人体上最敏锐的神经系统,所以说味道是让人留恋的,它像烙印一样,深深刻在心灵深处。我喜欢家的味道,那是种透着淡淡香烟的味道,它总是轻轻拨动出我心海中的丝丝涟漪。
家,有香烟的味道
    我是个对香烟味道特别敏感的人,不管多么微弱的烟味,总会引起我一连窜的咳嗽声。父亲是个老烟民了,家中的柜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烟盒,种类之多,可以让你看的眼花缭乱。我总是以被动吸烟者的身份劝父亲戒烟,可父亲却总是笑嘻嘻的捏捏我的鼻子,不以为然的说;“我吸的烟比你吃的饭还多,怎么戒啊/再说,饭后一只烟赛过活神仙,怎么连你就不想当一回活神仙的闺女?”真说的我无言以对。可奇怪的是,父亲从没在家里抽过烟,这可真让我感到纳闷。
    我喜欢躲在书房里“啃:一本书,那天我忘记关上书房的门,却发现了一个满我十几年的秘密。我正在《飘》中闲游,却被一屡屡奇异的味道拉回了神游天外的思绪。敏锐的嗅觉不可否认的的告诉我那是久违的香烟的味道,随后便听到了母亲的斥责声;”快点吧,你怎么这么慢?”声音很轻,好像怕让别人听见一样,好奇新使我早已无暇看书了,我轻轻放下书,蹑手蹑脚的离开书房,寻声而去。凉台的门紧闭着我将耳朵紧紧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里面除了轻轻走动声音以外,还有一丝丝香烟的味道淘气的从门缝里挤出来,钻我的鼻孔,猛烈的刺激我的神经。我急忙紧紧握住最努力把声音减到最小。可是轻微的咳嗽声音起了父母的警惕。糟了,门突然开了,手无足措的我暴露无疑。开门的是母亲,父亲在远处的凉台上,手里夹着一跟烟头。烟还没有熄,还闪着微微的红色之光。窗大开着,那时近已冬日了,冰冷的空气从窗外袭来,让站杂门外的我也感到丝丝凉意。我站在那儿,面对着母亲和远处的父亲,面对着我的家,我感到有晶莹的液体模糊了我的双眼,那一瞬间,我想了很多很多…….
    后来,我发现,家里一直有那种透着幽幽香烟的味道,那里浸透了我家里的一切:父母对我的爱,家对我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