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_5619b5945563c

枫叶之国的烟草情结

    一片枫叶有几个角?三个?五个?七个?都不是,是十一个。

枫叶之国的烟草情结

    加拿大,以枫叶之国著称于世,若不是我曾在这样一个国度生活五年,或许我也不会去注意那一片小小的枫叶。

  五年的留学生活,点点滴滴都烙在心间。回国之后,再细想当地人民的烟草情结,更是觉得有趣。

虚惊一场

    初到加拿大,我寄住在一户当地人家里,出门去坐公交车总要穿过整个小区。一日,在一户人家门前的木台阶上坐了两名中年男子,聊得很热络,见我经过却停止了交谈,其中一名男子朝我走来。

  我瞬间害怕起来,不知道对方的来意,手足无措的我心里不停地嘀咕着:“不是说加拿大的治安很好吗?”那名男子慢慢走过来,在一顿比划和解释后,当时英语还不是很溜的我终于明白,他原来是在问我借烟!我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表示没有之后惊魂未定地迅速走开了。

  接下来的两个问题困扰了我整整一天:我见过逢人借火的,怎么会有人借烟呢?就算我能理解男人间互相借烟,可我不是男人,而且是一个长着典型娃娃脸的女学生,怎么会问我借烟呢?

  随着在加拿大学习生活的累积,我开始对这个国家有了更多了解,也渐渐领略了这个国家令我感到惊奇的烟文化。

  加拿大是一个具有高度文化包容性的国家,在这里不同种族、肤色、信仰的人友好地生活交往,造就了加拿大人民开朗、外向的性格。在第一次“惊魂 记”过后,我便有意识地注意身边吸烟的人,发现在严格执行控烟条例的加拿大,男性烟民依旧很多,而且女性烟民也不在少数。在街角、建筑物门口总是能看到三 三两两聚在一起抽烟的人们。

  在加拿大,卷烟产品税高价高,许多没有经济收入的年轻人与流浪汉只能通过借烟来满足自己的抽烟需求。中产阶级的吸烟者也乐意相互分享不同国家不同口味的香烟,也许正因如此,形成了借烟的风气。

枫叶之国的烟草情结

  而后,再偶遇借烟、借火的人,我也不再害怕。如果身边有烟有火我会很乐意与他们分享,借着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聊天,更多地了解加拿大的民生百态;如果恰巧身边没有带烟,也会客气地说一句不好意思,下次有机会。

社交桥梁

  作为一名留学生,我最关注的自然是学业。在加拿大的教育体制之中,教授有极高的地位。在留学生圈中常常笑言说“要抱紧教授的大腿”,可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很可能造成留学生不能像本土学生那样与教授良好地沟通相处,因而也就不容易获得更多的学习资料与信息。

枫叶之国的烟草情结

  但是如果你的教授抽烟,那么恭喜你,你就有了一个和教授“套近乎”的绝佳机会。记得大二的商法课,那些复杂拗口的法律条文让我头痛不已,可和年 近七十的老教授实在没有太多的共同话题。但我注意到,每到课间老教授总是要出去一过烟瘾,被逼无奈的我也只好使出“杀手锏”――我尾随而至,假扮“烟 民”,与老教授分享一下中国的卷烟产品,顺道聊聊不同地域的中国文化。

  同为“烟民”,老教授还会提醒我一些在加拿大抽烟的禁忌,比如室内不能抽烟,人群聚集的公共场所不能抽烟,甚至是室外屋檐下也不可以。一定要找一个头顶没有遮盖物,周围人不多的地方。

  我每次都会礼貌地点头听着,记得有一次老教授很神秘地眨眨眼对我说:“你知道抽烟最重要的是什么吗?是要找个冬天抽烟能避风的地方,就像这儿!”说完便爽朗地大笑起来。老教授的幽默也逗笑了我。

  在闲聊之余,老教授也会关心我的学习生活,或随口或有意地纠正我在课堂上的发言内容,偶尔抛出一个问题让我回家思考。如此过去一学期,我的商法 课竟然拿到了“A”,我和老教授还成了忘年之交。学期结束之后,偶尔到了周末老教授还会邀请我去家里一起烧烤,时不时还找我了解一下中国的卷烟种类与品牌 故事。

藏而不露

    由于加拿大的卷烟多为混合型,加上口味的差别,在加拿大的华人或者中国留学生很少光顾加拿大或者北美本土卷烟的生意。但是也有一两个牌子是大家普遍接受的,一个是万宝路,一个是贝蒙特。

枫叶之国的烟草情结

  一日,家里一群朋友聚会,没有备烟的我加上厨艺不精,只能被支使出去买烟。可回想起来,平日里去的超市、便利店似乎都没有烟的影子。苦恼的我只能给家里的男生打去求助电话,最后被指点去加油站看看。

  到了离家最近的一个加油站,我在那里的便利店用眼睛搜罗一圈,竟也没有发现卷烟。倒是店员看我一脸茫然,友好地上前询问我的来意。在得知我要买烟之后,他回到柜台后面,按了一个按键,柜台的背柜竟然打开了,一排排香烟整齐地摆放在那里。

  这一切都使我十分意外,哪有做生意的会把产品藏着掖着的呢?店员看我像是第一次买烟,便跟我提起了这其中的缘由。在加拿大,卷烟产品必须要保存在不透明柜中,只有等顾客购买的时候才能打开。

    我也告诉了店员我的疑惑,为何其他超市和便利店都没有卷烟销售呢?店员指了指墙上一张被框起来的证书,原来加拿大的卷烟销售也采取市场准入制 度,只有取得相关部门发放的“烟牌”才能销售卷烟。只要有这张证书的地方都是有卷烟销售的,只是所有的卷烟都被藏了起来,顾客不问是不知道的。然后,店员 查看了我的身份证件,确认我已经成年才接过我的信用卡,将我选中的一盒贝蒙特交给我。我接过烟,道了声谢谢离开。

     在加拿大五年,与卷烟有关的小故事还有许多。比如加拿大街道整洁,可唯一能在街上发现的垃圾便是烟头,花坛边、草地上还有马路地缝里随处可见。 这虽然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却也是一种“奇怪”的存在,成了人们口中有意思的谈资。由于加拿大的控烟法律严格,室内的烟雾报警器也十分灵敏,在滴水成冰零 下几十度的冬天,经常在建筑物的大门口见到许多烟民都会找一个可以挡风的角落,一群人凑在一起取暖抽烟。那不停发抖,食指与中指却仍旧夹着卷烟的情景着实 是加拿大冬季一景,引人发笑,也足可见香烟在枫叶之国的受欢迎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