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_5619fcc6189eb

淡淡烟草味

    河畔响起层层水波的回音,石子在荡漾的涟漪中慢慢归于平静,手中幽幽的星火还在不断缠绵着记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带着这淡淡的味道,一起走进相思。
    漠然的竹林,夹杂着静谧的诡异,在身边萦绕着丝丝歉意,仿佛对这幽暗亵渎着孤鸣,是夜鹰?还是心境?深深嵌入思绪里,难以平复那波澜的迭起,似远冗近,扑朔迷离,有点仿若隔世,远离了喧嚣,独自躲藏在宁静的云烟里,就像那烟草淡淡的清香,袅袅升起在眼前,带走了多少孤寂,留下神怡的心情,有点慵懒,也有点安宁。
淡淡烟草味
    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这幽蓝潭边,点上一支烟,掐捏在手中,看它燃烧,看它在手指中慢慢生活,慢慢闪烁着点点的忽明忽暗,从指缝中绕过青烟,腾升在周圈,环绕着孤独,包裹着伤感。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秋天,我从父亲手中抽过那半支烟草,凑近自己的唇边,学着父亲的模样,一口一口吸进心田,父亲用他那幽怨的目光扫射着我的无奈,他彷徨着走出我的视线,却没有拽下我口中的香烟,任随那徐徐升起的青烟,在我年轻的脸庞肆意地盘旋,我知道,父亲也在心疼,心疼这承受的苦痛和悲哀。
    母亲离开我们已近两年了,从那一刻起,父亲戒烟八年的历史被颠覆了,他重新狠狠爱上了烟,而我也成了他身边小小的倚畔,可是,我却更多的喜欢掐捏那烟草的滋味,看着它在手中从点燃到燃尽,这一整个过程,就像生命的消逝,那么无助,那么淡薄,也许一切都是宿命,所有的情怀,也只能像那淡淡烟草的味道,轻绕着心怀,难以释怀。
    有点迷乱了,心情或许在归于平静的时候,总会开启曾经的记忆,就算模糊,就算想要去忘记,也还是缠绕在心头,所以,微笑着,看着烟在眼前的灰烬,慢慢浮现出淡淡的身影,追随着那温热的气息,挽留不住甜蜜,却可以再次唤醒相思,思念那人生重点的皈依,虽早已失去,犹如那烟头的色泽,从心中从鼻尖,慢慢消散,慢慢变淡,慢慢不再有回味,可是它燃烧过,那手中淡淡烟草味,足以证明,它真的燃烧过,也足以倾诉,生命真的存在过,也许,顷刻间,便以荡然无存,可那份拥有却真真切切,无法忘记。
    我想生命就如同那淡淡的烟草,不曾划破长空,如云彩曼妙过美梦,在心间,在感念中徒留下色彩,或幻化美丽,或变幻盛情,可那淡淡的味道,却似流水,滋润着心田,潺潺渡过那河的涓涓,流淌着多少深邃的情怀,在每一丝每一缕升起的瞬间,便夹杂着尘世间所有的悲欢,所有的离合,随着那四处飘散的烟雾,散尽,懈怠,让所有都成空,都成为过去,成为过往,不再有任何意义,然而,看着那青烟,慢慢散去,不经意间,却深深感触,那拥有的甜蜜,尽管短暂,却也美丽。
    站起身,抖掉身上的烟灰,手中拿捏的力度还是没有改变,我一口没有吸进那淡淡的烟草味道,只随着它的清香游离在这暗色的时代,弹指挥去手中的烟头,看着它在潭中孜孜发殇,慢慢泯灭,有点舍不得,舍不得它身上散发的味道,让我神游,让我怀念,那是一种孤独时的陪伴,仅有它才能够安静地听我宣泄,伴我想念,只有它才会懂得我的孤单,随我走进自己的世界,也许,它没有语言,也许它不懂安念,可是它却真实地读懂我的一切,在我迷茫,在我孤寂的时候,它燃烧的火焰可以给我希望,给我重新燃起信念的希望。
    很多朋友,从我的文字中感觉我对烟情有独钟,那一点也不假,很多人问我,烟龄多大?我只是一笑而过,因为我不善念烟,我不会去吸进它的残念,当初也只是冥冥中的孤独,如今,只剩下掐捏烟草,看着它淡淡燃烧的习惯,觉得很安逸,很绵延,那个时候,心很平静,很舒服,就如同一个老朋友,在安静听我的心声,虽然从未从口中悼念出任何的辛苦,却从深心处,过滤了所有的烦躁和迷蒙,我喜欢那种感觉,那种和淡淡的烟草味道伴舞的滋味,有它,我便不会孤独。
    转身,离开这静夜的潭塘,看着那还有青烟淡淡散软的烟头,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告诉它,我该走了,留你一个人静静躺在潭中,也许,你会慢慢腐化,或者你会随波逐流,不管怎样,请学会一个人走,因为,独立是必须的生存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