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_5619b5744d4ba

烟趣二三事

    时常想起童年的香烟趣事,至今记忆犹新,今日拿来与诸君分享,或许你我有相似的回忆。
    小时候,爸爸在当地一家国营工厂工作,每天大茶缸子和烟卷不离手,嗜烟如命,记忆中最早抽恒大、五台山、大重九、大前门、黄金叶、水晶宫、红旗渠这一类战天斗地、充满革命情怀的牌子,后来陆续黄果树、春城、红梅、阿诗玛、茶花、白沙、红河、红塔山……总之都是工薪阶层消费。90年代以前的烟盒包装朴素,貌似还没有塑料膜,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接地气。记忆中印象最深的一个牌子是贵州出的“茅台”,四毛钱一包,爸爸抽了很长时间这个牌子,以至于长大后听到“烟酒不分家”这句话的时候,我无师自通的深以为然,呵呵,你懂的。
烟趣二三事
    小时候物资匮乏,那时候的玩具属于就地取材,自得其乐。上树下河、骑马打仗、拔树根、滚铁环自不必提,其中经常玩的就是扇元宝(用烟盒叠制)的游戏。那时,我们几个小伙伴经常去捡路边的空纸烟盒,有时要跑到离家稍远的火车站去捡,偶尔还去垃圾堆去捡。捡的香烟盒大多是“大前门”、“红梅”之类的,偶尔有个“阿诗玛”、“红塔山”之类的,就会很兴奋,把捡回来的空纸烟盒捋平整后,再对折两次就可以拍了。扇元宝通常是两个人玩,也可以多人玩,轮流扇,被扇得翻了个的一方就要输给对方1个元宝。要想把对方的元宝扇得翻个,一是元宝叠得要平整厚实,能带起风来;二是掌握扇元宝的技巧,能扇出风来。那时候我们玩起扇元宝来都很着迷,不把对方赢干不罢休,节假日,上学、放学路上,甚至课间都用来扇元宝。
烟趣二三事
    第一次抽烟是在初中,青春懵懂,叛逆不羁,遇人不淑,一发不可收拾,一如烟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此处略去不表。
    到高中时,家里默许我抽烟,不过还是地下活动,妈妈闻到烟味也会唠叨几句。印象最深的一件趣事是在高二那年,冬日深夜寒风凛冽,爸爸烟瘾上来恰巧没烟抽了,小卖店又都打烊了。万般无奈,让我妈到我房间管我要烟,恐是试探,怕被抓住小尾巴,我装作一本正经地严词拒绝:没有!如此反复再三,我妈终于放了软话:看你爸抓耳挠腮的样儿,你就给你爸两根烟吧。我们知道你肯定有烟。@#¥%……&*软磨硬泡,我终于投降,一摸书包,华擦,烟落在教室书桌抽屉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