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_5619b58e417d0

父亲和烟

    打从记事起父亲就是抽烟的,我记忆中看到他抽的第一个牌子是白盒的红山茶,印象中父亲总是喜欢抽白色包装的烟。而且经常叫我去门口的小卖部帮他买烟,好像是四块五一盒吧。当时很不懂,总觉得四块五毛钱能买很多东西了,父亲怎么会买这么个不能吃只能冒烟的东西。所以有一天我捡了他丢的烟头学着他的样子试试味道。这算是我第一次接触香烟吧,当时感觉世界上没有比这味道更差的东西了,又苦又辣又刺口。从此看到大人们抽烟总是躲得远远的,心里有了阴影。
    很快,我上小学了,那段时间因为家里办了个小厂,家里环境也还可以。所以父亲改抽红塔山了,那时候红塔山可不是现在这个级别的,记得卖十三块一包,在当时已经算是比较高档了。很多家境比较好的小老板都抽这个,红塔山在当年确实很辉煌啊。当然买烟这个任务还是交给了我,每次买完烟兜兜里就会多两块零花钱,何乐而不为呢,所以每当父亲的烟抽完了我都很开心,因为表示着我也有零食吃了。
父亲和烟
    转眼我上五年级了,那是我第一次意义上的抽烟,由于身边很多朋友已经开始接触香烟了,基本都是从家里大人哪儿偷几根到学校抽,而我由于对香烟有阴影一直不敢碰,就被朋友们定义为不合群。无奈之下第一次跟他们一起抽了,记得是小胖拿的他爸的5.1牌,一开始只是过过嘴抽空烟而已,“你这样抽怎么叫抽烟啊,要吸到肺里.”小胖马上纠正了我,我很天真的照做了,瞬间咳的只剩半条命,眼泪,鼻涕,口水三管齐下。”这就对了,慢慢习惯嘛。“小胖不屑的说,而我心里则在暗暗咒骂。至此我对香烟的反感又多了几分。第二天,我才知道我中套了,由于前一天抽了小胖的5.1,他们几个硬是要我拿我父亲的烟给他们抽,没办法,为了玩到一起,我只能照做。
    记得当时父亲已经抽银色大红鹰了,当时银色大红鹰在本地非常盛行。放学回家后,扫了一眼父亲的书桌,一盒银色的大红鹰果然在桌子上,这时刚好父亲要我帮他去书桌上拿报纸,我走到书桌前蹑手蹑脚拿起烟盒,提心吊胆的打开看都不看抽了几根,随手塞在了书包里。把报纸给他后,就回房写作业了。整个过程真是胆战心惊,毕竟第一次,以前可是从来没偷过父亲的东西啊。
    也许是做贼心虚吧,吃完晚饭连电视都没看,就直接回房了。父亲好像看出了我的反常,问我是不是不舒服,这加深了我的罪恶感,我可是个好孩子啊,怎么能偷父亲的烟呢?心里一直这样想着。我说我就是有点累,回房看看书就睡觉了。过了一会听到门外父亲在问母亲“家里来客人了吗,我的烟盒里最后几根烟是不是发掉了?”母亲表示不知道,而此时的我心里就像揣了150个小兔子,感觉快要窒息了。就在这时候母亲拿着校服进来了,像往常一样拉开我的书包就要往里放,就在她拉开书包的一刹,脸色一下子就沉了。我就感觉世界末日要来了,听天由命吧。不出所料,她把父亲叫进来了。看了看书包后问我怎么回事。
    看着父亲阴云密布的脸,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啪”我的脸上瞬间多了五条红印子,唰一下红到了脖子根上,眼泪在眼眶里转着。“说,怎么回事?”父亲再一次问道。“这……这……是他们叫我拿的……”说完眼泪就滚下来了。“书读不好,还学会抽烟了。我看你是皮痒了。”说完又啪的一个大嘴巴,揍的我眼冒金星。“下次再让我看到,打断你的腿!”说完就拿着烟出去了。这是我第一次偷父亲烟的下场,毕生难忘,话说那时候我也是傻到极致了,他烟盒里就剩6根了我生生拿了5根,完全应验了那句NO ZUO NO DIE。
    转眼上初中了,每个人都一样。情窦初开,装逼耍酷这些事情必然免不了。说到装酷那怎么能少得了烟呢?当时我对烟的反感还是有的,但为了装酷,抽烟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想那个时间段大家都差不多吧,叼根烟成了耍酷的标配,我又怎能不随大流呢?说到牌子那时候学生圈子里基本好一点的就是利群的软红长嘴了,也有抽5.1和雄狮的,攀比的心态当时在学校里已经有了,看到有人抽好烟就会成为焦点,大家都围着他转,零花钱每个人都是有限的,不然怎么叫穷学生呢,烟从哪里来呢?好烟的话绝对买不起整包的,主要有两个渠道,一个自然是家里偷偷拿了,另外一个就是校门口的小店通常都会有散烟卖,我发现每个地方的校门口都差不多,自然规律吧。20档的一块钱一根,10元档的五毛钱一根,雄狮最便宜五毛钱两根。家里拿不到的必然是买散烟抽。
    当时我父亲抽的就是软红长嘴,一块钱一根的货在学生圈子里算是顶配了,所以当时又萌生了一个念头,从父亲的床头柜下手,真是打不怕教不理啊。当时父亲买烟基本都是成条买了,我也学聪明了,等他刚开包的时候下手,他拆烟有个习惯就是只拆一边的口,对我来说算是创造了有利条件,这样一来就看不到里面还剩多少根了,所以我基本都是等他刚开包趁他不注意就拿几根,竟然一次都没被发现,屡试不爽。而我自然也就成了我们那个圈子的焦点,因为天天都有利群抽嘛。直到有一天我再一次失手了,趁父亲上洗手间的拿烟的时候,被折返拿报纸的父亲逮个正着,当时就感觉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我也做好了挨揍的准备,谁知道那次他竟然没揍我,只是说了句 “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情你想好再做,做了就回不了头,烟不是好东西,能不碰就不碰。”当时这些话都左耳进右耳出嘛,烟照抽不误,直到后来上了瘾。
    一直到我读高中,那时候已经是离不开烟了,学校管理又很严,抓到抽烟的,第一次记大过,第二次就劝退了。我刚进学校第一学期就被抓了,通知了家长,只记得父亲到学校后只跟我说了一句话“书是给你自己读的,你现在做的事后果要想清楚,你是大人了。”一度因为这个搞得很抑郁,但是进坑容易出坑难 香烟还是始终在抽,每次放假回家时在家也抽,父亲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高中毕业了,考上大学的都去了外地上学,而我就考了个二流的大专,读了一个学期都不到就不想读了,辍学跟老表去了乌鲁木齐做建材生意,当我年前回家时给我父亲带了两条当地的雪莲王,他拿着烟一脸很高兴的样子,拿在手上看了半天都没放下,不是因为父亲觉得新鲜,是因为第一次收到儿子赚钱买的烟乐的,吃完晚饭父亲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软中,抽出一根递给我,我接过烟欲言又止,这是他第一次给我递烟,从来没有过,见我点起烟,他又回过头笑着对母亲说:“孩子长大了,不能把他当小孩了。”当他回头的一瞬间我看到了父亲眼角和额头的皱纹,父亲真的老了。这个第一次我印象特别深刻。
    后来我到了上海工作,回家次数也多了,每次回家都会给我父亲带几条条烟,一开始都是给他带中华,但后来换成了软的双喜,因为他说他年纪大了,不要抽那么好的烟了,抽点好抽不贵的吧,就指定要这烟,我知道他是在给我省钱。
    直到前年父亲生了场病,住了几个月的医院,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只是医生建议以后不要抽烟了,就和陪了他几十年的香烟告别了。有一次我回家看他,两人一边喝茶一边聊些琐事,他突然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儿子,香烟这东西能戒就早点戒了吧,戒不掉就少抽点。不要等年纪大了,再想就晚了。”而我只能点点头,因为我知道父亲也是戒了很多次,却始终没断根,希望他这次他能顺利把这个陪了他几十年的老朋友戒掉吧。
    这就是父亲和烟的故事,平淡,但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