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_5619fcb59d647

继父的烟斗

    六岁那年,父亲由于晚期肺癌离开了母亲、我和年仅两岁的弟弟。从此,我们的日子过得十分艰苦。母亲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劳作,也只能解决温饱问题。  
 九岁那年,母亲领进一个男子,让我们管他叫爸爸。他就是我的继父。继父后来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了。在儿时的印象中,继父十分勤劳,也很疼母亲,家里地里凡是要挑要背的活都一个人承包了,从不让母亲插手。  
 继父平时沉默寡言。他四十出头,瘦长瘦长的个头,却十分精神。黑亮的额头,粗糙的大手,直直的寸发,褐色的脸庞上一双深邃的小眼睛。  
继父的烟斗
 继父有个习惯,不管到哪里,腰间总别着一根很长很古老、浑身光熘熘的褐红色烟斗,有事没事的时候总会”吧嗒、吧嗒”地抽上两口。我一向反对抽烟,便暗地里称他为”烟鬼”。  
 在我的印象中,继父几乎都是平静的,不管发生大事小事,他总有着”轻风徐来,水波不兴”的悠然。然而,仅仅为了这根烟斗,继父给了我重重的一耳光。  
 记得那是继父进门大约半年的光景,我偷偷地把继父的烟斗藏了起来,结果一连几天,他魂不守舍,双眼布满了血丝。最后在母亲的严厉盘问下,我才极不情愿地拿了出来。递到继父面前时,继父双手微微颤抖,小心地接了过来,然后给了我一个耳光,眼中浸满了痛苦的泪水。  
 我被吓哭了,母亲跑过来,抱着我的头说道:”以后千万不能动他的烟斗,知道吗?那是他的命啊!”以后的日子,那烟斗对我来说,充满了神秘,我想:有什麽事情能让继父掉泪的呢?那根烟斗里一定有一段故事吧。  
 也许是那一记耳光打出了我对继父的仇恨吧,后来不管怎样,继父所有辛劳的付出都没有感动过我。年少的我一直认为:后爹就和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坏透了。我对他很冷澹,不理不睬,更别说叫他一声”爸爸”了。  
 然而,有一件事让我开始对继父有了一点好感。一天放学回家,我一进门,便见母亲捂着肚子在床上滚着叫着,大颗大颗冷汗从她苍白的脸淌下。不好,娘的胃病又犯了!我和弟弟哭着找到了正在地里劳动的继父。他立刻扔下手中的锄头,连鞋也顾不上穿,赤着脚就向家里跑。到家后,更是二话不说,背着母亲发疯般地向医院奔去……当继父和母亲回家时,已是深夜了,母亲在他背上疲倦地睡着了。看到我们,继父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笑着:  
 ”好了,好了,没事了。去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我看见继父脸上豆瓣大的汗珠像断了线的珠子,滴落在他那双满是泥土的大脚上……小时候的不幸经历,让我过早地体味到农民的艰辛。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高考上。但第一次参加高考就名落孙山。”娘,我想复读一年。”我对母亲说。母亲叹了口气说:”平啊,家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我身子不好,你弟弟也在上高中,全靠你爸一个人,你看看,全村能有几个高中生?你还是回家帮他一把吧!”可我主意已定,坚决不退让。  
 当时继父没说什麽,在院子里用他心爱的烟斗抽着旱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麽想的。第二天,母亲对我说:”你爸同意让你再读一年,你好好努力吧!”是继父首先拿到了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他娘,平考上了大学了!”一进家门,他便喊着。母亲和我急忙从厨房里跑了出来,拿着通知书,母亲上下左右地看着,虽然她一个字也不识,但那种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那天晚上,不知为什麽,继父出奇地兴奋,话也多了。  
 饭桌上,我拿起酒瓶,头一次破例,恭恭敬敬地为继父斟了满满一杯酒。算是对他又辛苦一年的感谢吧!继父惊讶地看着我,满脸的喜悦。一仰头,喝了个精光,口里一直说着:”值得,值得啊!”可接下来,那昂贵的4000元学费却让家里犯愁了。母亲拿出了所有积蓄,又东挪西借的,可最后还差500元。怎麽办?离开学只有最后一天了。晚饭时,桌上的饭菜谁也没有动。母亲在一边唉声叹气,继父则在一旁一边叼着烟斗,一边修着农具,我不知道他心里为什麽那麽平静?母亲那一声声叹息把我的心都搅碎了。  
 ”好了,我不上学就是了,你们满意了吧!”我气愤地站起身。一赌气冲进房间倒在床上抽泣起来……这时,我感到有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拍了拍我的肩:”都大人了,还哭,我明天想办法,这学一定能上的。”那夜,继父又是拿着他的烟斗,一个人在院子慢慢地抽着,抽着,一直到深夜,那瞬间一明一灭的火花映照着他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他眯着双眼,面容深沉而凝重。袅袅的烟雾在他眼前轻轻扩散开来,模煳成一片,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麽,但可以肯定,他心里一定是不平静的。第二天,母亲告诉我继父上县城了。”去干什麽?”我心里希望的火花一闪。”说是去一个朋友家看看是不是能凑到钱。””他朋友是做什麽的?”  
 母亲摇摇头。喃喃地说:”不知道。”那天,我站在村头,望着那曲曲折折的小路,我第一次竟有一种想见到继父的冲动,也第一次感觉到继父在我生命里是那麽重要和伟大,我的未来都系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了。掌灯时分才见到继父,当看到他满脸的笑,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母亲急忙端来一盆洗脚水:”来,泡个脚,来回四十多里路够你受的。”母亲心疼地说着。这时,我仔细地打量着继父,发现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强壮的汉子:  
 脸色苍白,嘴唇发青,黑亮的额头上已爬满曲曲折折的皱纹,直直的短发也都疲惫地倒下了,曾经有力的大手枯瘦如柴,青筋突出。是啊,继父的确老了。母亲小心地为继父脱掉了那双快要被磨破的”解放”鞋,昏暗的灯光下,一个个紫红紫红的大血泡赫然映入我的眼帘,我心里一酸,泪水悄然滑落……第二天走时,继父说身体不舒服,竟破天荒地没有起床。送我的路上,母亲对我说:”平,你长大了,在外要靠你自己了。你爸爸一直很爱你,他多想你能叫一声爸爸啊!可你……”母亲有点哽咽了,我咬了咬嘴唇,低声说:”下次吧!”以后每次交学费,继父都会去城里借一次钱。寒暑假回来,虽然我还是很少与继父说话,他也很少问起我,但那种高兴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每次离家时,继父都会送我好远好远,一路上,他大多时间抽着旱烟,保持沉默,我满肚子的话也不知从何说起。其实我内心早已接纳了这个父亲,爱,有时多麽难以说出口啊!就这样,我就一直没有兑现对母亲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