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骨头

    秋耕时,生产队的“黑瞪眼”跟邻队的一头公牛顶架受了伤,自此一蹶不振,至秋末,眼见其伤势难愈,队长便决定杀了它吃肉。    喜讯像长了翅膀似的,在孩子们中间飞来飞去。队长和会计张罗着分肉事宜。会计手里倒托着一顶油腻腻的帽子,里面是白纸做成的阄。队长在喊:“抓阄了!抓阄了!”    各家各户的代表从人堆里钻山来,上前抓阄。一头牛的内脏、蹄、血等物数量有限,没法按人口均分,所以每逢这种时候就把这些东西分成若干份儿,做好阄,由大家来抓,看运气,谁抓到什么就得到什么,抓到“肝”的得肝,抓到“肺”的得肺,抓不到的没有份儿。    凡有这样的事,我家全是我爹出马。我焦急地在人群里寻找我爹,却见我爹眯着眼,不紧不慢地吧嗒着旱烟,根本没有去抓阄,又忽地把烟锅一磕,站起身往队长跟前凑着要说话。    原来爹是在跟队长商量,要用放弃抓阄的权利来换取那一副牛骨架。    我一听急得都要哭了:“爹,咱不要肉要骨头干啥?不要骨头!不要骨头!”    爹怪我多嘴,用烟锅往我脑门上一晃:“你懂个屁!”    我爹往筐里装牛骨头时,人群里就有人议论:“嘿,不要肉却要骨头?”   “这牛骨头比肉上算?”这是奚落和疑问。    “七叔是精细人,他不要肉要骨头必有道理。”    我跟在爹后面,打量爹背筐里的牛骨头,每一块都白森森不见肉星,心里埋怨爹糊涂。    到了家,我娘早已迎在院子里,一见我爹背来一筐牛骨头,立刻变了脸。我爹重重地放下筐,喘了口气,说:“先别急,先别急,一口人一斤肉,咱家总共才能分四斤肉,我把它换了这筐骨头。”    我娘说:“换骨头干什么?你看看这骨头上一点肉都没有!”    我爹说:“咱炖着看,看有没有肉!”    爹搬了三块石头,在院子中央摆成“品”字形。我爹再把这大铁锅搬起来架在石头上,就成了一个露天灶。爹吩咐我娘把锅刷干净,让我去三娘家里借来一把大铁锤。    爹已经担了一担水放在院子里,先将我家门口的石台阶冲刷干净,自己又将铁锤在清水里洗了两遍,这才要我帮着他砸牛骨头。    就在洗净的石级上,爹将筐里的骨头一块块拿出来用铁锤砸。牛骨头特硬,爹脱了褂子,让我躲开些,抡圆了铁锤奋力砸。砸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将那些骨头全部砸完,爹累出了一身汗,我在一旁帮忙,双手也被震得发麻。爹把这些骨头用清水洗了一遍,投在架起的大铁锅里。    娘抱来了秸秆,正要添水点火,爹却拦住了,说:“先别点火,这东西得用硬火炖,等我去拾些好柴来。”    爹说完,背起那只原本装牛骨头的大筐,拿了一把镰刀,拽上我去了村东的树林子。    爹告诉我别捡枯枝败叶,只捡粗的树枝;又让我仰起头往树上看,找树上已风干但还没有掉下来的干树枝。爹说干树枝烧起来有火力,这样才能把牛骨头炖好。    天已经快黑了,把弄到的干树枝一根根折断,长的捆成一捆,短的装在筐里。    到了家,爹吩咐娘用屋里的锅灶先做饭,吃了饭再炖骨头。我等不及了,说:“还不赶快炖骨头啊,人家可都吃上了!”    我爹说:“今天是吃不上了,这骨头得炖一宿呢。”    吃了晚饭,爹放下筷子就去烧火炖骨头。    爹蹲在灶前,看着火势添柴,让火始终保持旺盛的势头。    娘拿来了葱、姜、大料,这些都是炖肉的作料。爹却急忙从灶前站起来,把这些作料从娘手里拿过去,说:“先别放这些东西,什么也不能放,先用白水熬。你们谁也别插手,全由我来管。”    娘说:“你这是弄什么啊?”    爹胸有成竹地说:“你们该睡觉就睡觉去,明天早晨再来看。”    娘嘀咕了一句回屋哄妹妹睡觉去了,我不肯走,凑在爹跟前。    锅盖下沸腾的水“咕嘟咕嘟”地响着,诱人的肉香由淡至浓地溢出来。我坐在爹身旁一边咽着口水,一边不住地打哈欠。爹不住地添柴,但我们拾来的柴连一半也还没有烧完。    我实在忍不住了,问:“爹,还没熟吗?”    爹说:“得等这些树枝都烧完才行,你先去睡觉吧。”我极不情愿地回屋睡觉。砸骨头、拾柴早已经把我累得够呛,回到屋里头一落枕头就睡着了。    半夜里我醒来一回,迷迷糊糊从窗子往院里看,见灶上已没了火,只剩一堆余烬仍一闪一闪地在黑暗里亮着,爹仍静静守在灶前,嘴上的烟锅一明一灭。    我轻轻敲了敲窗玻璃,小声叫:“爹——”爹听见了,磕了一下烟锅,起身掀开锅盖捞了两下,用碗端进来一块骨头,小声说:“吃吧。”    我抓起骨头来啃,上面只一点点筋肉,炖得十分软烂,入嘴即化,淡巴巴没味道。我把碗放在炕上,就又睡了。    第二天早上,我刚醒来,爹便在院子里喊我们出去看。    爹掀开锅盖,我们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只见锅里一片白汪汪,牛骨头炖出了油,这些油凝固成了一个光润的镜面——天哪,那是小半锅的油啊!    爹在一旁笑眯眯地吧嗒着烟,脸上全是得意。    娘也非常高兴,十分佩服地看了爹一眼,在爹的指挥下端了个大盆出来,拿了铲子去铲锅里的牛油。在那个穷年月,这么多的油简直是一家人的宝贝呀。    厚厚一层牛油下面是碎牛骨头和肉汤,待娘把牛油铲净,爹让娘往锅里放了作料和盐,把捞出的骨头和剔下的肉又放进去,灶下添一把柴点燃,又煮上一小会儿,这才出锅。    牛骨头上的一点点肉星几乎都炖化了,汤却稠得像粥。这顿饭,我和妹妹吃得狼吞虎咽。这是我童年里吃得最香的一顿饭,炖牛骨头!    那些牛油,娘铲了满满一盆,我家吃了整整一年,一直吃到了第二年的秋天。

烟如人

    曾经苍海难为水,心若此水水若冰。    点起一支烟,看着那袅袅飘散的烟雾,思绪也模糊起来……    “我想知道怎么了,”……无言的沉默。    “那你可以走了”……你走了。    你可知,让你走开我用了多大的勇气。你可知,我的心在抽搐,在淌血。你可知我离开的无奈。    烟在燃烧……    依稀是冬天,雪花在轻扬,飞飞撒撒。看着你在雪中欢笑的身影,像一只无忧的小鸟。    牵着你冰凉的手,心中充斥的是异常的温柔,凝视着你的双眼,看着雪花在你的睫毛上轻轻打颤,楚楚惹人怜爱。执子之手,凝子之眸,好想与子也同忧。    曾经拥着你的梦,我想会长久,可叹花自漂零水自流,你不肯停留,执意还要走。    烟缓缓升起,灰静静落下…    曾经相知,今不识。斜阳无语正阑珊。心中的苦痛我会轻轻散在黑暗之中,让黑暗打磨我的疼痛,当疼痛被打磨成一缕淡淡的忧伤,我会把它珍藏。我想我会常常带着那抹忧伤走入黑夜。当黑夜漫过我的忧伤,便是我用真情换回哀上的那段故事又一次在记忆里回放。    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的纯真,初见的欢颜,留给我的却也只剩记忆的残骸。    默默注视着你刺眼的背影,嘴角又挂起充满淡淡忧的笑容,无奈的哭笑。此情自可成追忆。闭上干涩双眼,心里湿湿一片。    蒂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火光闪现,像坠下天际的流星,虽然美丽却只能是曾经……    也许选择在初冬的一天离开是你给我最后的回赠。你走了,我会有雪花的陪伴。那晶莹剔透的雪花,撒进了我的心扉。心好冷。我曾沉最的前尘往事,也冰封。你走了,我会在风里摇曳,那游来的云朵,仿佛也将我躲开。看着云儿离开好无奈……    你走了,这一个冬色将更显苍白,这一阵冬风将更家凛冽。可是你若真的想走,我不会在问为什么。这若是你的追求,我送你走。我不想牵拌谁的人生。我独立于山的颠上,那怕只是凝视也不愿成为你心上的恼恨。所以我轻轻的来了,经过了那么多的美好,你静静的走吧!想带走什么就带走什么,只要是属于我的,只要是你想要的,就都是你的。我只希望你的前路不再孤单。    思绪绵绵,呼吸也会疼痛一般。    烟蒂灭,徒留余香悠悠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