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烟盒,令人感念

    童年,像天上的星星,遥远;童年的记忆,却如发生在昨天,明晰依然。记忆中,有关童年收集香烟盒的经历,令我难忘,感念。
    童年,没有好看的电视,没有网络游戏,闲暇的娱乐就是丢沙包,跳方格,玩抓人等原始的大众游戏,除此之外,自己的一个爱好就是收集香烟盒。
小小烟盒,令人感念
    烟盒上,有人,有物,有花,有景,有故事。大前门,大境门,八达岭,皆是名胜古迹;菊花,荷花,牡丹,都是花中骄子;凤凰,是鸟中之王,骆驼,是沙漠之舟;北京,上海,青岛,名字响亮;提到海河、恒大,心想到天津;一提金钟、黄金叶,那是河南;东北的人参,迎春,大生产,云南的春城、云烟,蝴蝶泉,山东的大鸡、哈德门,北京的香山、礼花,都是当地的老牌子香烟。
    记忆深的是梦蝶烟盒,那烟盒极致的精美,绿色的底面上,一个古香古色的古典美人,彩衣飘飘,环带缠绕,做飞天状,叫人想起了桂花树下翩翩起舞的嫦娥。石家庄的大丰收香烟,八分钱一盒,钻石香烟,一毛五一盒,是穷人消费的低档烟;而中华、牡丹香烟,则是一般人消费不起的高档香烟。收集的烟盒,自是以低档烟盒为主,毕竟是穷人多。因为烟的档次底,那烟盒就显得粗糙,而那些高档烟盒就不一样了,质地精良,画面精美。
    昔日,收集烟盒的画面,就像那陈旧的胶片,在一台老式的放映机上放映着,一幕幕,串成了一部电影,浮动在眼前。影片中,一位少年与他的小伙伴,出入在闹市区的大马路上,出入在生活区的小商店外,出入在高档宾馆的垃圾点旁,就像电影中的侦察兵,一双双眼睛搜索着目标:发现,定位,奔跑,收获,兴奋。有时,几个小伙伴同时发现了目标,那奔跑的速度就像田径场上参加比赛的运动员,争先恐后,你追我赶,那最先到达的人,才会是烟盒的真正主人,而当其中一位得到烟盒后,其他的小伙伴便会露出羡慕的目光,如果是哪少见、精美的烟盒,大家会你看了我看,一边欣赏,一边嘴里会发出“啧啧”的赞赏。
    收集到的烟盒,我会按人物、植物、动物、地名等分类归集,放在一个小木箱里,保管,珍藏。像集邮爱好者一样,看到其他小伙伴有自己喜爱的烟盒,也会用自己的烟盒去换。一般情况下,如果他也就一张,是很难达到自己心愿的,毕竟那是别人的心爱之物。有时,我也会想些其他办法来获取小伙伴的烟盒,比如,我会答应帮助他们写作业,以换取他们更多的玩耍时间,再比如,我会拿出父亲做的木头枪来和他们交换。
    后来,父亲去世,家里生活陷入困境,虽说当年上学免学费,但书本还是要自己买的。别看那一学期几块钱的书费,那是母亲给食堂择一天的豆角才挣两毛钱里一分分攒出来的。课堂上做笔记,本子没钱买,便想到了积攒的烟盒。我把一张张烟盒,用线缝成一个个本子,用来做笔记。
    用收集来的烟盒当本子用,自己心里一万个舍不得,但又无奈,为了学习,只好舍去自己的心爱。开始,用低挡烟盒,后来,中档的,最后,不得不把好不容易收集到的高档、精美的烟盒也用上了。当年,那种依依不舍的情愫,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在心里游荡、徘徊,挥之不去。时至今日,想起那些精美的烟盒,还是会有一种深深的眷念;想起那些做成笔记本的烟盒,还是会有一种深深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