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烟盒背面的记忆

    偶见一枚国营营口卷烟厂生产的“钢都”烟标,卷烟厂三字为繁体,很古旧的感觉,大概是60年代末、70年代初生产的产品,背面由钢笔标注着3月13日、3月15日两天由五车间拉出的一些卷烟辅料,并盖有滕国忠的印戳,显然这是一张记载着卷包车间生产情况的台账。这枚烟标算不得很珍贵,但见到背面的文字却感到很亲切,不由得将我拉到刚入厂时的那段时光。
写在烟盒背面的记忆
    我是上世纪80年代末参加工作的,记得沈阳卷烟厂制丝车间代班室设在车间最里端的楼梯下,1米多宽、2米多长,里面仅能摆放一张桌子、两把椅子,非常简陋。每天生产结束后,代班长佟铁生都会在那里用已停止生产的废弃“石竹”、“多彩”烟盒背面记下当天的生产情况。微胖的佟铁生总喜欢穿白色背心,嘴里叼着的烟支偏向一侧,歪着头,烟支那侧的眼睛被烟熏得微眯着,手里的笔写写停停。由于文化不高,所以佟铁生的字迹算不得好看,偶尔还有几个错字,但很工整,而一张张“石竹”、“多彩”烟标也留下了“大生产”香烟的生产岁月。
写在烟盒背面的记忆
    利用废弃烟盒记载岁月印迹的故事很多,在编撰《辽宁烟草志》期间参加过一个座谈会,有一位老者叫冯荆育,曾随志愿军入朝作战,时任一四八师宣传科《战斗》报编辑。据冯老回忆,他在朝鲜前线时边作战边采访,并编写了不少战地鼓动传单,而这些传单有很多都是利用废弃烟盒做成的。冯老记忆最深的一张传单就是写在“大生产”烟盒背面的,内容是“后方大生产、前方打胜仗;前线打胜仗,后方大生产。”这些传单鼓舞了战士的士气,也留给冯老很多热血沸腾的回忆。
    在我小的时候,曾经玩过一种游戏,名字叫“扇烟包”,就是用废弃的烟盒叠成三角状,用手扇,扇烟包者翻为赢。而叠成“烟包”的废烟盒背面多半是有字的,当时家家都很穷,就是废烟盒也不舍得扔掉,大人们总会利用废烟盒作纸张在背面写文字。父亲就是这样,每次给我的废烟盒背面都写满了文字,当时小,也看不出写的什么,估计是把废烟盒当成草纸,记载一些工作计划之类的,而父亲给我的废烟盒也承载着我很多快乐的童年。
    如今,已没有人会在烟盒背面写文字了,但留存下来的这些却是无比珍贵,因为在这些烟盒背面记载的是历史的印迹,铭刻着岁月的脚步和那些峥嵘往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