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笑掩饰自己的悲伤

    很多事情,总在不经意间,对自己说随意而安,顺其自然吧,但是更多时候自己却还是记得了那些深刻的感受,那是一种没有办法的自我欺骗!    听着音乐《只想做你的男人》,一遍又一遍,心里无法流出的酸楚,什么时候可以忘却自我,去真正的大笑?“我只想做你的男人,有没有一点点可能,可是现实太无奈太残忍,怪我自己陷得太深…”    夜空,那么静,那么静,好象有些心悸,在漆黑的房间里,除了手机屏的弱光,找不到一点光明的东西,用母指拨弄着手机,感叹…这就是我的青春,我引以为傲的青春,那么的孤魂落迫,在想,我可不可以不想你,可不可以不去想你,就这样相信世界是平静美好的,然而,心里有你,注定我的世界不会平静…    有时候,真的很累,很累,却又得假装微笑,不甘心把自己的软弱呈现出来,如此的自卑而倔强,一切的一切仿佛是偶然,或许一觉醒来眼前的一切都会消失,亦如没有遇见你,只是无数个夜晚,都因你而失眠,无法让脑中你的影子消褪…这么多天,心中一直在思念你,只是没有用文字,言语表达出来,因为我想试着不去想你,然而,没有做到,今夜想你的心,痛彻心扉般的冷寂,回想起你的样子,一举一动,总是那么容易就印入心扉,唯有用文字序说对你的想念,也许只有这样我的内心才会好过,真的是无处诉说我的心声,在别人看来那没有意义的声音… 并不是依赖香烟,却总在难过的时候想到烟,或许烟着实是痛苦时最好的伙伴,无须言语,但它懂得你需要它,如浓列苦涩的酒精!        请记住,只要我的文字与爱情有关,说明我想你了,只要我的文字与爱情无关,那么我不再想你!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想你,只是现实要我隐藏对你的思情,让我不得不假装无所谓的出现在你的面前…因为你不喜欢我,说再多给你听已没有意义…               怎么样才算痴情?可能就是对过去的人念念不忘吧。怎么样才算懂爱?痴情的人固然珍贵,但却是悲哀的,忘不了过去,又如何面对新人? 人的一生注定会在某个时期,遇到某个人,谁都不会例外。只是有的人转瞬即失,只会在午夜梦回时想起;有的人却会相依相伴一生,成为终身的伴侣!    初春,不安份的季节,心里太多纠结,等待,寻找…    一个人,安然记录     一个人,细细回味     一个人,静静发呆     一个人,寂寞悲伤     一个人,……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我知道,是我碰伤了你的心,是我冷落你在先,别说没关系,那是命的安排,诚心地存在,没有理由的相爱,又不知理由地毫无联系,仅仅是一种感觉。   滑稽而且真实,并不可笑,那种感觉是忧伤的美,没有声音的世界我会听到香烟快乐的燃烧,那点点的微弱的燃烧没有痛感的延续和结束都是那样的执着,喜欢香烟通过鼻孔的温度,那微妙而不愿意散尽的感觉,就像这样不知原由地不理我一样的温妙。   心疼的是一个人,快乐的是你们的背影。 说的潇洒,做起来是那样的难。如果爱是插曲,听一听也就算了。那种把心让人取走的滋味,怎么能是说坚强就坚强起来的事,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事,真的是   那么的简单,世界上的词汇就显得的更加的苍白和无辜   得到了快乐,就不要在不明不白中离去,那样显得平静却很无情。   放走的是我的一切,你带走的是你自己。   快乐和悲伤是自己的事情,另一个的离开,离开了你,就离开了你的世界,你的世界寂寞与孤独都和离开的人没有了关系,剩下的就是自己调节自己,情绪只能是一下种想法的排泄,影响深刻的依旧是自己,等待复活的情感就像说好了不分手一样,只是当时的心情。   点燃的是烟,燃烧的是激情。   走的果断,没有留下依恋和感伤,这就是爱,没有说不清楚纠缠不清的连绵,这就是清,你可以点燃一颗香烟,像弹掉烟灰一样将她放走,为她的离开注入一瞬间的激情与活力,她自由地来过,再让她自由而清晰的飞走。   吸进去的是烟,吐出来的是寂寞。   守着自己的香烟,守着自己的寂寞,别去惊扰她的世界,也别再回忆中放不下,   将一颗混乱的心平静下来,世界和昨天一样一样美好,只是少了一道熟悉的风景,换了一种心境,也许是你太忙,也许我无意中伤害了你。但我还在默默期待,期待着你的理解。安慰自己,也要慰藉别人,让爱过你的人放心,平稳的才是快乐的。   熄灭的是过去,扔掉的是未来。   懂多少道理,能劝解得了天下人,就是劝解不了自己,有很多不想去说,因为知道不是谁都想听,烧伤了心自己的心,就要让自己的心烧成灰,忘掉过去的一切,让未来的虚境渐渐地消失,不留任何的幻想,留一条缝隙,再修一道门,用繁忙的工作去填补所需的一切。

寂寞香烟

    一个人在角落,连寂寞都在笑太堕落;点着香烟,燃烧着寂寞。   那闪烁跳动的漫长的夜,那寂寞燃烧着指间的烟,而你乎近乎远我的幻觉,碰触不到的脸我的视线,时间在凝结心在冷却,爱情的死穴无人能解,指间里的幻觉夜色中的蝴蝶,寂寞得漂浮在唇边,霓红明亮的夜你自燃我自灭,那似有似无的一切,情擦肩的顺间触不到的错觉,两颗心如何去重叠挥不去的盲点,迷惑了的视线弥漫在你我之间   静静的夜,晚风轻拂,繁华的城市最高的一处天台有着一个忧郁的少年,个子不算很高,身材很匀称。嘴角刁着一支烟,小手拿着打火机轻巧地将烟点燃,呼~烟雾以及心中的烦恼一并吐出。任凭香烟燃烧着,不!应该说是任凭寂寞自由燃烧!满面忧郁的他瞻望着寂空。心中思念着那个她。忽然,我笑了!笑得那么勉强。   一支烟,燃烧着寂寞!一条路,向往着迷惘!一个人,享受着寂寞!哀,莫大过心死!痛,莫大于情伤!我很想挽回,但我不知该如何去挽回。而你,却不知什么原因拒绝了我。   我静静的燃起一支香烟,沉寂中弥漫着对你的思念,落寞的心里,你的影浮现,指间便缠绕着无数眷恋,我静静的燃起一支香烟,肆意的放纵着对你的思念,缭绕的香烟,把往事紧相连,一幕幕一幕幕清晰出现,为何你总是进入我的心田?而一切已注定无法再续前缘,为何你身影总是出现在眼前?恍惚间却又化着缕缕青烟…   夜,很深!也很静!难道你就那么绝情?还是你有难言之隐?还是………想着想着,满地已是烟头,我还想继续抽下去,因为我还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了。夜深寒风起,寒风袭来不由冷颤抖。  夜更深更静!闭上眼看时间飞快的奔跑,才知道没有你受不了,你的疯狂太锋芒超出我的想象,我的寂寞在飞翔降落在何方?而我还在天台之上想着你,那你是否也在想着我呢?寒风拂过,这爱是风遗留的穑?   无人的黑夜里点燃香烟,让那些所谓的心事燃烧在我的唇间,在随着灰烬的落下消失在指间,我在黑夜里牵手走过的路灯下寻找依靠的感觉,才知道原来我身边早已经没有你的身影而感到寂寞,寂寞的就像云爱变成星星的纠缠吧!催眠的清醒悲伤的终结…  点起的香烟慢慢的燃烧,燃烧我对你的思念,燃烧曾经彼此的缠绵,燃烧我失去的记忆,燃烧我内心的孤独寂寞…点燃的香烟,为什么你只燃烧一半?是你只燃烧了我的忧伤?还是你留下了她的快乐?静静的香烟燃烧了属于我的寂寞,慢慢的我爱上了你燃烧的感觉,默默的在不经意间也燃烧了黑夜里寂寞的伤…   啊!给我一支烟,把那寂寞燃烧,抽掉心中的苦闷;再给我一支烟,将爱情点燃,吸取所有心伤;再来一支烟,让所有寂寞心伤进入胸膛,变成飘渺的烟雾,轻轻一口全部呼出,飘散…   再次的点上一根烟,不再去享受尼古丁的味道,躺在床上,看着它慢慢的消逝,带着我的寂寞,燃烧在这个并不特别的黑夜中。烟散了,虚幻的景象不见了,留下的只有寂寞和心痛阵阵。    

默背你的心碎

    夜静风起,一直没有任何声响的手机提示着你的新动态,拿起,本以为会兴奋哪知看后的心被莫名的刺痛,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连风都吹的那么刺痛,一个人静静坐在桌前,盯着手机上你那条动态,心里酸酸的,眼泪有些不争气,强忍,抽出一只烟,点燃,狠狠的抽了口,直到这时似乎可以掩饰些痛。 你说我们不可能,我并没有去真的期望圆满的结果,只是我喜欢你不会因为什么而改变,一直在心里,其实我好想自己是个傻瓜,这样也许就不会让你担心我会疲倦,一直想怎么才能走进你的内心,怎样才能让你不在外表坚强内心却那么脆弱,如果可以,我好想成为你的港湾,一个可以让你不再孤单的港湾,每一天都会傻傻的盯着你的头像,敲出的每句心里话,又不舍的删除掉,每次都会翻着电话簿停在你的号码上,却不知该不该拨出去,每一个小时里都会查看你身处地区的天气。   你说我心善,可是又怎么知道不是对每一个女孩都会情不自禁体贴。你说我小,可是又怎么知道我多想你会对我撒娇。   你说我高,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多想去保护着你每一刻。   你说我也有时小孩子气,可是你怎么又知道我的任性只想在你心里多停留一下。   你说有时我就妈妈桑,可是你怎知我多希望是,每天都想分享你的喜怒哀乐。   你说活着很累,可是你怎么知道生活中的美丽在为你招手。   你说我的心甘情愿让你….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的无怨无悔   你说我触犯了你的原则,可是你怎么知道我有些高兴至少我在你的圈子里是个独特的,亦感到失落,失落的是上天的抛弃       你说上天关上一扇门却为我打开一扇窗,你怎知我宁愿一直在门前守候,也不会心动那扇窗。   你说女生老的快,可是你怎知我愿一直照顾着你直到老去,在另一个世界不要孤单,安顿好老去的你,我会去陪你,因为我不要你孤单   你说我太天真,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真期望它是一则童话,童话里只有你我   你说我会找到更好的,可是你怎么知道心里满满都是你的位置,又怎么会装的下第二个她   你说我会很累,可是你怎么知道这样的累对我来说何不是一种幸福   你说不会长久,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小小的心愿就是能永远停在你的世界里,我不贪心,我只要你世界里的那个角落就好   你说我是喜羊羊,可是我真希望成为你的灰太狼,只是我知道我连迷你的都不配   你说会有更好的女孩等着我,只是你怎么知道每一次走在雨中都想牵你的手   你说你也不信天,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早已经期盼着有神灵,为你祈祷着有个爱你的男生出现,保护你,宠爱着你,连带着我的那份幸福一起   你说没有心的人怎么知道心痛,可是你怎么知道却有人为你而心痛   手机响起《只要和你在一起》的铃声,只是来电者不是期盼的你,思绪被带回,慌乱的收拾心情,不知来电者说些什么,心还是再随着跳动而痛。烟头在手,却已被熄灭,手上的灼伤,却比不了为你而心疼的痛。   闭眼,默默数着你的心碎,深深的印刻在我的心里,同时以我的灵魂为祭奠,千世困苦,百世磨难,只愿为你换去永远的快乐,幸福。

忧伤的文字如香烟般上瘾

    重复选着那些歌曲,重复听者那些歌曲,无尽的无奈,无尽的惆怅。   我知道,是我自己用自己的方式埋葬了那些往事,惟独只有用文字来诉说,或许也只有这种方式可以得到一些安慰,把自己的悲伤埋葬在文字里。任由忧伤来埋葬自己。 很长一段时间,相伴我的只有空虚,现实或网络,给我只是一张白纸,我找不到办法来发泄,偶尔的一些轻微举动,都会让我回想很久,然而事后的我只会默默的一个抽着烟,发闷到极点,我无法去诉说什么,有时候我想用文字来诉说,但是面对着电脑我又不不知道从何说起,静静发呆,望着QQ,调着静音,什么都不愿意做,只想宁静的呆会。   有时候,我会经常看着自己那些忧伤的文字,怀恋那些曾经,也许有点叙旧吧,欣赏着自己的那忧伤文字,看着自己的那些悲伤,我无法自拔,即使我知道我不该如此的眷恋那些悲伤文字,或许,我有病,或许,我思想复杂,我都已不在乎了,是的,某些时候的发呆,会让我心绪难安,会让我有一种莫名的难受,也会让我产生烦草的时候。虽然这段时间少了点,只是我不想继续让黑暗来装饰自己,可是过段时间又会复发,我知道,我又开始惆怅了,这几天我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上班的时候,我变的不在像以前那样井井有条了,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很多时候我都在问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现在的我变的不在像以前那样勤奋了,上班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总是觉的时间过的很慢,找不到方式来打发时间,有很多活等着我去干的,而我却不知道从何做起,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自己的时间了,变的那么幼稚了,变的那么的无知。我明白,我是那种自我折磨的人,只适合自生自灭的人,那种连自己都会厌恶自己的人。有些时候,明白自己知道很在乎很多事,很在乎很多人,却又不知道怎么说,那种敏感多疑,那种有事没事就胡思乱想,伤害别人,伤害自己,堕落自己,颓废自己。   在自我控制这个方面,我很差,差到一个几岁小孩多能控制的,而我却做不到,只会让人厌烦,每天下完班不知道干什么,打开电脑,开启QQ,突然先找个人唠嗑下,却又不知道找谁,忽然之间感觉这个世界没什么人在了,有的只是一种孤独,然后又开始看着QQ头像发呆,双击,在关闭,重复着一件又一件事,感觉我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想找人的时候却又不知道找谁,可到有人的时候,我却又不想说话,忘了多久,看着Q一直静音着,望着Q上的人,感觉是那么的陌生,安静,宁静,我一直天真的以为,我追求的只是一片安宁,直到真有那么一天了,我却不知所措了。呼吸那安静的可怕的空气,是的,我害怕了,害怕了。看着那些都已下线的头像,害怕有一天都会离我而去,害怕所有人都丢下了我,我不得不承认我害怕孤独,寂寞,空虚,害怕失去,害怕一个人躲在黑暗的角落里的那种感觉,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只能说是我自作自受,应该的,必须的,是我把自己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你们的离开,是我的咎由自取。我依然渴望的是一点点在乎,一点点关心,一点点理解,一点点温暖。忽然感觉我是那么的天真,还是那么的不懂事。不会去想问题。   如果说,别离开,那些我在乎的在乎我的,你还依旧在乎么,不会了吧,或许是我一直奢望的太多,或许是我一直在乎的太多,还是那样的无理取闹,冷淡,变的更加冷血了。   我知道我现在又在伤感了,又在写一些没人看的懂的文字,又在描写唯一我自己才能明白的寄托,继续着我那永无止境的忧伤。

我的暖,一寸长

    这是个身着工作服,满身油漆和泥土,满面灰尘,约莫40岁的中年男子。    他隔着车窗朝我弯着腰,腼腆地笑着,给我递了根香烟。    看我接了烟,他大喜过望,慌忙从兜里摸出打火机帮我点上,且咧开大嘴一笑,说:“大哥,您是几天来第一个接俺烟的呢。”    我一听有点蒙。    他好像瞧出了我的心思,又是憨憨一笑,说:“俺这烟差,你们城里人瞧不上眼。您是第一个接俺烟的人,俺激动哩。您绝对是一个瞧得起俺们乡下人的好人。您说是不,大哥?”    “有事吗?”我笑笑,为这个中年男子的“油嘴滑舌”。    “是这样的,大哥,”男子搓搓手,不住地点头,“俺就是想,能坐坐您的车不?”    “你要到哪里?”我轻轻皱了皱眉,不是我小气不让他搭车,而是他那一身的油漆和泥土,实在是让我心生芥蒂。    “不不不,”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俺哪儿也不去,就在上面坐一会儿就行。今儿不坐,就明天坐一回就行,还是今儿这个时间。”    说完,他那布满血丝的大眼睛,充满着乞求的眼神。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说:“行!”我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问他我心中的疑惑,他就一连向我说了几句谢谢便离开了。临走前,还特意向我车前的车牌望了一眼。    翌日,他骑着自行车准时到了学校门口。看我在,他一脸兴奋,轻轻坐上了副驾驶座位,和我聊了起来。    还没聊五分钟,放学的孩子们便冲出了校门。他透过玻璃,紧张地看着人流。过了一阵,他飞快地推开车门,站在车旁大喊着。不一会儿,一个小男孩跑到了他的面前,他让小男孩叫了我一声“叔叔好”,然后还介绍说我是他在城里刚认识的朋友。他递了根香烟给我,便将孩子放在自行车上匆匆离开了。临走的时候,他望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感激。    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只坐这么一小会儿。直到三天后在学校门口,他才告诉了我答案。    原来,孩子刚进城读书,因为农村和城里的生活习惯存在很大的不同,所以很多同学很瞧不起他的孩子。孩子的心里因此出现了阴影。    “其实俺明白,城里人也待俺们如亲兄弟般的好,只是孩子小,暂时还不能理解。”他笑笑说,“俺上次坐您的车看着他向我跑来,然后我就告诉他,您和我是顺路的,常免费载着我一起来学校!”    他搓着手,又憨憨地补充道:“别的家长给自己孩子的温暖那么长!”他张开双臂,比画了一段很长的距离,然后又接着说,“俺不中用,俺只能给他这么点的暖!”说完,他用手指比画了一个大约一寸的长度。

不是怕你,是爱你

    聚会上,大家觥筹交错酒酣耳热兴致正浓,忽有一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抱歉地对大家笑笑:“我得先走,妻子一个人在家,晚了进不了门。”人群一阵善意的哄笑,也不难为他,真的就让他走了。那人出门后忽然又折回来,一本正经地说:“咱这可不是怕啊。”    屋里的笑声更大了,有人开他的玩笑:“这是名副其实的欲盖弥彰啊!”语气中却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我的心在一瞬间柔软下来。一个在酒桌上还不忘回家的男人,一定是个好男人;一个为妻子而舍下酒杯离席的男人,不是因为怕,而是因为心里有爱。那爱是隐隐的、安静的,在人所不能轻易看见的地方,生根发芽,抽枝成长。一如我的父亲。    在父亲的有生之年里,我从未见过他和母亲争吵。记忆里有好几回,他因为应酬回家晚了,母亲就赌气不让他进卧室,父亲就和颜悦色地站在门外道歉,不离开门半步,直到母亲终于开了门。那时,我不懂,以为父亲当真是怕母亲的。    父亲去世后,在和母亲的闲聊里,我才知道,父亲对母亲的千依百顺并不能和“怕”相提并论。母亲说,嫁给父亲后,父亲凡事都和她商量,从工作到生活到子女教育。其实,识字不多的母亲提不出什么好的建议。好几次,她都对父亲说,只要你觉得行了就行。但是二十几年里,父亲丝毫没有改变过。至此我才明白,父亲是极其尊重母亲的,那种尊重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爱。有爱的人,怎么会发得起脾气来?久而久之,便给人留下“怕”的假象。    我爱的那个人,不长的时间里就戒掉抽了多年的烟,只不过是因为某天我无意中说:“这烟,你能戒就戒了吧。”结果,他当真给戒了。他的朋友知道后惊叹他是风暴里的英雄,红颜面前的懦夫。他不置可否地一笑说:“若能擒得美人心,在所不辞啊!”    一瞬间,幸福穿肠而过。    妥协于你,不是怕,而是为了更细致更深刻地爱。

家,有香烟的味道

    有人说,嗅觉是人体上最敏锐的神经系统,所以说味道是让人留恋的,它像烙印一样,深深刻在心灵深处。我喜欢家的味道,那是种透着淡淡香烟的味道,它总是轻轻拨动出我心海中的丝丝涟漪。    我是个对香烟味道特别敏感的人,不管多么微弱的烟味,总会引起我一连窜的咳嗽声。父亲是个老烟民了,家中的柜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烟盒,种类之多,可以让你看的眼花缭乱。我总是以被动吸烟者的身份劝父亲戒烟,可父亲却总是笑嘻嘻的捏捏我的鼻子,不以为然的说;“我吸的烟比你吃的饭还多,怎么戒啊/再说,饭后一只烟赛过活神仙,怎么连你就不想当一回活神仙的闺女?”真说的我无言以对。可奇怪的是,父亲从没在家里抽过烟,这可真让我感到纳闷。    我喜欢躲在书房里“啃:一本书,那天我忘记关上书房的门,却发现了一个满我十几年的秘密。我正在《飘》中闲游,却被一屡屡奇异的味道拉回了神游天外的思绪。敏锐的嗅觉不可否认的的告诉我那是久违的香烟的味道,随后便听到了母亲的斥责声;”快点吧,你怎么这么慢?”声音很轻,好像怕让别人听见一样,好奇新使我早已无暇看书了,我轻轻放下书,蹑手蹑脚的离开书房,寻声而去。凉台的门紧闭着我将耳朵紧紧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里面除了轻轻走动声音以外,还有一丝丝香烟的味道淘气的从门缝里挤出来,钻我的鼻孔,猛烈的刺激我的神经。我急忙紧紧握住最努力把声音减到最小。可是轻微的咳嗽声音起了父母的警惕。糟了,门突然开了,手无足措的我暴露无疑。开门的是母亲,父亲在远处的凉台上,手里夹着一跟烟头。烟还没有熄,还闪着微微的红色之光。窗大开着,那时近已冬日了,冰冷的空气从窗外袭来,让站杂门外的我也感到丝丝凉意。我站在那儿,面对着母亲和远处的父亲,面对着我的家,我感到有晶莹的液体模糊了我的双眼,那一瞬间,我想了很多很多…….    后来,我发现,家里一直有那种透着幽幽香烟的味道,那里浸透了我家里的一切:父母对我的爱,家对我的爱。

淡淡烟草味

    河畔响起层层水波的回音,石子在荡漾的涟漪中慢慢归于平静,手中幽幽的星火还在不断缠绵着记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带着这淡淡的味道,一起走进相思。    漠然的竹林,夹杂着静谧的诡异,在身边萦绕着丝丝歉意,仿佛对这幽暗亵渎着孤鸣,是夜鹰?还是心境?深深嵌入思绪里,难以平复那波澜的迭起,似远冗近,扑朔迷离,有点仿若隔世,远离了喧嚣,独自躲藏在宁静的云烟里,就像那烟草淡淡的清香,袅袅升起在眼前,带走了多少孤寂,留下神怡的心情,有点慵懒,也有点安宁。    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这幽蓝潭边,点上一支烟,掐捏在手中,看它燃烧,看它在手指中慢慢生活,慢慢闪烁着点点的忽明忽暗,从指缝中绕过青烟,腾升在周圈,环绕着孤独,包裹着伤感。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秋天,我从父亲手中抽过那半支烟草,凑近自己的唇边,学着父亲的模样,一口一口吸进心田,父亲用他那幽怨的目光扫射着我的无奈,他彷徨着走出我的视线,却没有拽下我口中的香烟,任随那徐徐升起的青烟,在我年轻的脸庞肆意地盘旋,我知道,父亲也在心疼,心疼这承受的苦痛和悲哀。    母亲离开我们已近两年了,从那一刻起,父亲戒烟八年的历史被颠覆了,他重新狠狠爱上了烟,而我也成了他身边小小的倚畔,可是,我却更多的喜欢掐捏那烟草的滋味,看着它在手中从点燃到燃尽,这一整个过程,就像生命的消逝,那么无助,那么淡薄,也许一切都是宿命,所有的情怀,也只能像那淡淡烟草的味道,轻绕着心怀,难以释怀。    有点迷乱了,心情或许在归于平静的时候,总会开启曾经的记忆,就算模糊,就算想要去忘记,也还是缠绕在心头,所以,微笑着,看着烟在眼前的灰烬,慢慢浮现出淡淡的身影,追随着那温热的气息,挽留不住甜蜜,却可以再次唤醒相思,思念那人生重点的皈依,虽早已失去,犹如那烟头的色泽,从心中从鼻尖,慢慢消散,慢慢变淡,慢慢不再有回味,可是它燃烧过,那手中淡淡烟草味,足以证明,它真的燃烧过,也足以倾诉,生命真的存在过,也许,顷刻间,便以荡然无存,可那份拥有却真真切切,无法忘记。    我想生命就如同那淡淡的烟草,不曾划破长空,如云彩曼妙过美梦,在心间,在感念中徒留下色彩,或幻化美丽,或变幻盛情,可那淡淡的味道,却似流水,滋润着心田,潺潺渡过那河的涓涓,流淌着多少深邃的情怀,在每一丝每一缕升起的瞬间,便夹杂着尘世间所有的悲欢,所有的离合,随着那四处飘散的烟雾,散尽,懈怠,让所有都成空,都成为过去,成为过往,不再有任何意义,然而,看着那青烟,慢慢散去,不经意间,却深深感触,那拥有的甜蜜,尽管短暂,却也美丽。    站起身,抖掉身上的烟灰,手中拿捏的力度还是没有改变,我一口没有吸进那淡淡的烟草味道,只随着它的清香游离在这暗色的时代,弹指挥去手中的烟头,看着它在潭中孜孜发殇,慢慢泯灭,有点舍不得,舍不得它身上散发的味道,让我神游,让我怀念,那是一种孤独时的陪伴,仅有它才能够安静地听我宣泄,伴我想念,只有它才会懂得我的孤单,随我走进自己的世界,也许,它没有语言,也许它不懂安念,可是它却真实地读懂我的一切,在我迷茫,在我孤寂的时候,它燃烧的火焰可以给我希望,给我重新燃起信念的希望。    很多朋友,从我的文字中感觉我对烟情有独钟,那一点也不假,很多人问我,烟龄多大?我只是一笑而过,因为我不善念烟,我不会去吸进它的残念,当初也只是冥冥中的孤独,如今,只剩下掐捏烟草,看着它淡淡燃烧的习惯,觉得很安逸,很绵延,那个时候,心很平静,很舒服,就如同一个老朋友,在安静听我的心声,虽然从未从口中悼念出任何的辛苦,却从深心处,过滤了所有的烦躁和迷蒙,我喜欢那种感觉,那种和淡淡的烟草味道伴舞的滋味,有它,我便不会孤独。    转身,离开这静夜的潭塘,看着那还有青烟淡淡散软的烟头,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告诉它,我该走了,留你一个人静静躺在潭中,也许,你会慢慢腐化,或者你会随波逐流,不管怎样,请学会一个人走,因为,独立是必须的生存理由。

半支烟灭,记忆今生

    我用手,将它掐灭,永远不会燃尽记忆定格,今生只记得你的样子,唯一·····    夜,陷入漫无边界的黑暗,我挥动打火机,点燃一只烟,静静的看着黑夜中的点点火花,寂寞只是陪着我的一个影子,只是它就像你,永远留在我的生命里,也都只是一个影子罢了,我说,我不想永远和影子活在一起,可是却无法摆脱影子,而我的生命,从此只剩两个影子,一个是你,一个叫寂寞。    渐渐忘了,到底是什么时候迷上了烟,我只知道当我停下来的时候,就会想起你,而当我想起你的时候,只有烟能告诉我那到底是什么滋味。渐渐的,我开始离不开它·····于是当他们问我为什么要抽那么多烟的时候,我只会说,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就算我说了,他们会说我是在狡辩,找一个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饰自己。既如此,我又何必呢?你不懂,他们也不懂,但我知道,我想,这就够了,,,何必呢?    很多人看着那些古惑仔喜欢抽着烟,走在大街上,很拽,于是说抽烟的人都是坏人是流氓,我说,你们怎么不说毛主席邓爷爷是流氓啊,你看他们拿烟那派头多拽啊,他们说那不一样,是的,是不一样,可流氓也吃饭也喝酒,你们怎么不说吃饭喝酒的人都是坏人?你们是不是听起来很荒诞很可笑?当我推出来的时候自己也觉得可笑,可既然你们得出了那么可笑的结论,我又何妨让你们也笑一次?这世界是公平的···    渐渐忘了,什么时候你让我如此痴迷,让我只有在想一个人的时候点起烟,你们不要问我抽烟是什么滋味,因为我自己也不懂,我只知道它带给我的只是心酸,但我却离不开它,就像我知道想你只会带来无奈何痛苦,却无法让自己不再想你,仅此而已。    我在记忆里,拼命的搜寻最华丽的词语,来描写此刻我想要表达的感情,只是我找不到了,找到了也词不达意,我说,何必呢。就像你的美,不需要点缀一样。就像我的思念,不需要渲染,依旧如此痛彻心扉一样,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只是一种感觉罢了,时间久了就会淡化。何必在乎呢?可是他们却忘了,酒酿的越久就会越香越迷人,喜欢也会这样,越久,当变成一种埋在心底的痴恋的时候,你会发现,它是抹不掉的,只是酒酿越久越迷人越让人心醉,而痴恋越久越痛楚越让人心碎罢了。    烟慢慢燃烧着,我多希望,它不会灭,留下半只烟头,永远不会燃尽,而我的时间定格,就在那一刻,在我想你的瞬间,即使它是如此让人心碎,我依然不愿就此离去,于是我把它掐灭,我说,这是我的纪念,当我想你的时候,它会告诉我你的样子,虽然那只是一个影子,半支烟,一生的痴恋!    记忆在岁月里渐渐被拉长,拉长,在那遥远的地方,我看着你渐渐走来,你告诉我,你来不是为了找我,在前面,你已经找到你要找的人,而你来,只是在走向更远的地方,去完成生命给你的使命。你说,我要找的,还在前面,可你却不知道,当我看见你的时候,就不想再去寻找,我已经找到了,我又何必再去追寻,因为我累了,不管我的生命还有多长····    烟灭了,唯剩半只,黑夜,依旧如此安静,我的身边,依然有两个影子,一个是你,一个叫寂寞,我说,那是我今生的记忆。    我把灯都灭了,偌大的空间,一片黑暗,只有我,和一丝闪闪的光亮,因为不想让人看穿我的孤独,因为他们觉得我很不可理喻,他们笑我幼稚笑我傻,我笑这世界太可笑。于是我开始相信只有烟才能读懂我的心····虽然它让我心酸,就算眼泪划过脸颊,我还可以继续我的心痛,至少它不会笑我,不会笑我不像个男子汉·······    我握着半只烟,在黑夜里继续着我的寂寞,他们说寂寞会上瘾,现在我才相信,原来这是真的,就像烟会上瘾一样········此刻,就像电影的散场,只有我,守着空荡的黑夜,在记忆里搜寻那被拉长的剧情!    此刻,我找不到文字来结束此刻的心情,于是它没有了结尾,就像我的记忆,永远没有尽头一样,零零碎碎的文字就到这罢,记住,它没有结束!